刘晓波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国警方不断骚扰、传讯、关押各地支持刘晓波,或可能受邀出国参加颁奖典礼的人士。有报道说,目前中国各地因此被软禁甚至失踪的人多达数百名。星期四下午,北京警方传讯了网名“不锈钢老鼠”的网络作者刘荻,并将其软禁在家。警方称,这种大规模打压行动将会持续到12月10号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之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就此邀请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和海外博讯新闻网编辑韦石讨论中国当局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应等。

2010-11-26

“博讯网刚刚转载了一个消息,昨天北京的不锈钢老鼠——刘荻被警方传讯。刘荻已经被限制外出,等于是软禁在家47天了。据我们所知在刘晓波获奖之后,有好多中国大陆的异议人士、作家被软禁。有的干脆就失踪了,据说也限制出国等等。据说整个行动要持续到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之后,想先问一下韦石先生,您知道的情况是怎么样?”

韦石:“纵观这几年各个大事件前后软禁的规模,像奥运、国庆。感觉这次是规模最大的。我想对这些人士的软禁或者说骚扰,我认为这个现象一直是存在的。在重大事件之前可能多一些。现在很多人可能不在监视系列或者软禁系列里最近也被软禁了。很多现象还是和刘晓波获奖有直接关系的。”

记者:“夏明教授您的看法是怎么样?”

夏明教授:“我觉得中国目前大的问题现在是太多了。应该说中国的官方感觉到有十面埋伏的内心的恐惧。当然这种十面埋伏我们也看到就是说你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会出问题。包括最近上海的火灾。这些都可能会成为突破点。所以,作为中国政府来说,显然它现在担心体制外的这些人通过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这个事情,尤其是《零八宪章》运动形成党外的一种力量。如果有一些契机的话,他们恐怕会更多的互动形成更多组织化的力量,从而给中国带来一种新的政治发展。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它恐惧主要是担心在各种断矛盾危机的演绎过程中,它非常担心这些已经非常知名的在民众中间享有高度威望和感召力的这些人。而且这些人已经完全跟体制,完全决裂了,他们也无所谓的那些人,如果允许他们继续活动或者联络的话,恐怕他们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和危机。”

记者:“韦石先生,中国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

韦石:“以前获得的奖项可能名气稍微点小吧。以前获奖只是他本人禁止出国领奖,至于全国范围内的限制别人的我第一次知道。夏教授讲的我是很同意的。这种现象可能还是政府没有自信,危机感很强。因为社会问题太严重了嘛。现在这种手段只能说治标不治本嘛。因为社会的危机和社会的不稳定真的原因并不是这些所谓的异议人士或者已经跟体制内决裂的人。这种只能暂时解决问题。我是这样看。”

记者:“以前在前苏联时期也有很多作家,得诺贝尔和平奖或者其他国外的一些奖项。前苏联的政府当局也是基本上限制他们出去领奖。夏教授您觉得现在中国的这种做法和以前前苏联的做法是不是一致的?”

夏明教授:“对。因为当时苏联作为共产主义的超级大国,直接挑战整个西方体系,直接挑战美国和西方的全球利益。当然,西方的反应非常强烈。我们现在看到前苏联崩溃以后,现在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在直接从意识形态、战略利益、经济理念和体制上全方位挑战西方体制的?那么显然是中国。所以,我的一个感觉就是说,中国它的反应跟苏联是有过之而不及。因为苏联某种程度上讲的话,苏联毕竟还是一个欧洲国家。尽管它是一个欧洲边缘国家。而中国它确确实实集中了东方专制主义的一种更恶劣的一种传统。对个人人权,人的自由和欧洲普遍的价值观呐,不过苏联还有所保留,还有所尊重的话,中国可以全方位地去践踏。完全地去挑战普世价值这样根本的一个法则。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反应不仅是有过之而不及,我觉得中国的这种反应恐怕会给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甚至给诺贝尔整个奖项造成了很大的冲突和挑战。和中国有关的有三个人或过诺贝尔和平奖,有达赖喇嘛,有高行健,现在有刘晓波。估计下来中国跟和平有关系的人起码还能得两三项诺贝尔奖,包括诺贝尔文学奖。”

记者:“韦石先生,您是作为博讯网的编辑,也是跟国内的作者经常有一些关系,您觉得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个事对国内的这一批追求自由民主的所谓的异议人士鼓舞很大。”

韦石:“这是肯定的。在公布奖的当天,我们这报的有照片的至少两个城市的就有居民或者维权人士,也可能是一般居民出去放鞭炮去庆祝。肯定对异议人士更是一个象征嘛。在报之前异议人士都比较兴奋,很多人包括海外的不睡觉等。据刚才讲的前苏联的比较我基本还是认同夏教授的看法。中国我觉得最近这几个月或者这半年,我觉得中国各方面的状况在刘晓波获奖之前就已经不太正常了。现在很多失去自由的其实在刘晓波获奖之前就失去自由了。比如说江天勇律师,几乎这一两年就没有什么自由的日子。像北京的周莉她八月份释放以后,她已经三个月了,但他自由的日子不到一个月嘛。据周莉讲她的儿子才三岁就已经怕警车了,一听到警车就觉得他妈妈跟警车有关系了。现在中国这种状况其实挺令人担忧的。”

记者:“夏明教授我知道您刚刚出版了一本《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的书。您怎么看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政治社会发展的影响呢?”

夏明教授:“我觉得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它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在于我们知道过去在布什政策下,美国跟中国政府达成了一种默契,无论从它的国债还是在中东的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这些行动了,是中国政府在帮美国政府,这样的话,中国的人权事业基本上从美国的雷达上消失掉了。诺贝尔奖显示了这种信号预示着未来的国际力量会在中国的民主化过程中出现更多的参与和支持。我觉得对中国的人权人士来说显然是非常大的激励性的一个信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和博讯新闻网编辑韦石讨论中国当局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恐惧及滥用警力打压异议人士等情况。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