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刚刚三天的中国民主党创党成员秦永敏,因接受记者采访,遭到公安警告。而民主党浙江筹委会的六名成员因周三申请游行被传唤,其中吴义龙被公安要求回原籍,朱虞夫家中的互联网一度被切断。此外,北京八九民运人士白东平被拘留五天后,仍被限制出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2-02

wyl
图片:星期四,吴义龙展示杭州公安发出的传唤证(记者乔龙提供)

刚出狱三天的秦永敏,连日来因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周三被所在地的武汉市青山区派出所公安登门辱骂,导致秦永敏先生本来虚弱的身体受到严重损伤,血压升高。

据维权网报道,秦永敏提出,如果河北的公安部门不解除对其前妻李金芳女士存折账户的冻结,一个月后将亲自去北京交涉。

目前,公安在秦永敏家门口安装了摄像监控系统,全天候监视。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的六名成员因向杭州市公安局申请集会游行,周三遭到传唤,经过一连串盘问后,当晚获释。

当天第一个被传唤的陈树庆周四告诉本台:“两点钟叫我过去的,给我开了一个传唤通知书。三点半以前是问一些网上民主党的事,浙江委员会的文章是不是我写的;三点半以后他们就开始问关于我们这一次几个人申请游行的事情。八点钟才放我回来。”

陈树庆、朱虞夫、吴义龙、毛庆祥、祝正明、王荣清六人向当局申请于本月10号上街游行,内容包括要求释放刘晓波和政治犯,呼吁政治体制改革。

陈树庆说:“他们问这个签名是不是假冒的,签名的过程等。我就跟他们说,我们都是真实的签名。”

游行的发起人吴义龙被传唤约五个小时。

他说,公安要他回安徽原籍:“昨天下午三点半,晚上到八点四十分,派出所和杭州市国保支队。我听出了他们的意见,他说我是在‘政治剥权期’不允许组织参加游行示威,参加政治活动,因为这个事情本来就是我自己在组织策划的。”

记者:有没有说要您回去什么的?

吴义龙:有的,昨天我就说我现在在中国大陆就如蹲在监狱里,因为现在没有身份证,在中国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那是寸步难行,什么事都做不成。我就跟他们说,我在外面几乎跟监狱里一模一样,再回监狱一切都还好,至少我吃饭问题,什么问题都不要考虑。他们希望我回到安徽去落户,他们说这边是不可能落户的。

朱虞夫被传唤近八个小时,是时间最长的一位。

他说期间和公安发生争吵:“他说我是剥夺政治权利的,按照规定是不能够游行的,申请就是违反监督管理的条令。我说我们没有游行只不过是申请游行,准不准是你的事情。他说你申请也是游行行动的一部分。我说这桌子上有个电脑我要求你把电脑给我,你说我是盗窃了电脑还是抢劫了电脑?”

由于申请游行除了是世界人权日,也是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日,因此当局格外紧张。

朱虞夫说:“到了十点左右,换了一个警察,他们态度也转变了,要我配合一下。从他的谈话情况来看,我们申请游行杭州市公安局的局长吓了一大跳。我说我们本来目的就是为了伸张我们的权利。”

朱虞夫说,当局也问了他们为什么要打出释放刘晓波的标语:“他说你们为什么为刘晓波、为刘贤斌提出游行的,我说这是附加条件,你们有法不依任意侵犯我们的权利,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政治制度需要改革,如果政治制度改革了,我们的问题解决了,我们也不用游行了。等到十一点二十分他说你好回去了。”

当局向刚失去工作的朱虞夫提供的一份新职位,在社区从事绿化工作,周四上班,不过,他当天发现家中的互联网被切断。

“上网上不了,打不开了,网线上不去。我的互联网是拿起来就可以用的,我回家以后就给我切断了,断掉了。”当晚八点,经过朱虞夫多方查询,家中的互联网恢复。

此外,北京的八九民运人士白东平,上周因在QQ聊天群发出一张涉及“六四”游行的照片,上周六被公安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拘留后,周三晚间获释,但被公安限制自由。

他周四与记者通话时不愿多谈:“我昨天回来的,不说了,好吧,(公安)也给我定了纪律,也不便说。”

记者:他们这么说?

白东平:不(能)接受采访。

记者:可以自由出门吗?

白东平:不行,现在。谢谢你们关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