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诺奖颁奖礼上将无人能代获奖人刘晓波致词,大会安排由一名挪威演员朗诵刘晓波作品。另外,不仅是中国媒体和官员,连外国媒体的驻华记者在刘晓波和诺贝尔奖的问题上也面临中方施压限制报道。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2-04

dx3
图片:声援刘晓波的网络资料/丁小

据本台了解,即将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的本届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将不会象历届典礼仪式那样由得主或得主的委托人致辞,而是安排挪威著名演员Liv Ullmann朗读刘晓波作品中的一段话,接受刘霞委托、代为处理诺奖颁奖事务的杨建利周六告诉本台:“诺委会那边坚持颁奖仪式上如有任何人代表刘晓波或者刘霞说话,一定要有法律认证的授权,百分之百认定来自刘晓波和刘霞才行。安排了一个演员读刘晓波的作品,现在看来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可能性很大,这个是诺委会选择的。 ”

dx4
图片:声援刘晓波的网络资料/丁小

杨建利称刘霞委托他处理有关颁奖事务时,曾就致谢词的问题对他和朋友做出安排。刘霞说刘晓波在狱中委托刘霞代领奖,如果见不到刘晓波从监狱中所写的答谢词,就由刘霞和朋友们商量,以刘霞的名义撰写。刘霞当时还安排说,如果她不能出席颁奖典礼,而且国内的朋友也无法出席代读的情况下,就由流亡海外的异议作家――《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代读。但由于刘霞很快与外界失去联系,目前已不可能组织撰写答谢词,按照诺委会相关规定目前无人有权替他们发言,只能由演员朗诵刘晓波作品。

杨建利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我觉得(台上)缺少了中国人的声音面孔,这是很大的遗憾,正因为这样这一两个星期一直在争取,协商能不能让胡平念中文的部分,但没有争取成。主要是要完全的法律认证的授权,现在是不可能做到的,不但刘霞完全联系不上,甚至她的家人以前的联络方式现在也都完全中断。”

中国政府软禁刘霞,并阻止国内被邀请者出境,使本届和平奖颁奖仪式很大机会面临得主、家人及其邀请的国内嘉宾均无法出席、甚至无法就得奖发表感言的局面。杨建利认为凸显了中国人权问题的严重性,也表明了刘晓波二十多年来工作的艰难性及其价值,尽管离颁奖仪式只剩下几天,他还是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回复刘霞的自由,允许她前往奥斯陆代刘晓波领奖。

直到目前,无论是监狱中的刘晓波还是他被软禁中的妻子刘霞依然音讯全无,刘晓波的律师尚宝军转告本台上周收到来自刘霞家人的消息称连他们也不获准见刘霞:“完全失去联系,现在她家里人见他都非常困难,不让和刘霞见面,刘霞家人告诉我是非常非常困难。昨天有媒体去刘霞他们的小区,不是洋人的话进小区还是可能的,但肯定是上不去楼的。”

一些驻华外国媒体记者近日也受到压力,在年度延长在华采访许可申请程序中,被要求往外交部个别谈话,警告不要越过红线,勿对刘晓波作“过多”报道。目前最少有两家德国电视台的暂时未获得延长在华采访许可。

某外媒驻华工作人员周六告诉本台:“德国电视一台和二台的记者都被(外交部)叫去到现在还没给发记者证,说看表现,对这个事情的报道到底怎样才决定。也听说其他的比较活跃的媒体都有疑点问题。受到这种警告的人会有些顾虑,如果没有记者证是不可能办签证的。所以这次挺厉害,基本上就是红线了,比以前的警告更明确,我感觉有点像前几年对法论功(报道)的那种限制了。”

欧洲广播联盟(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EBU)周五就曾发表声明,批评中国当局授意其官方代表和媒体不出席或采访下周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之举,并谴责北京控制新闻自由。

另外诺贝尔基金会日内表示,中国官方除了抵制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外,同一天在瑞典举行的诺贝尔科学奖颁奖典礼中国也不会如往年一样派代表出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