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数百名抗议者在港府总部门前举行示威,要求北京政府释放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并让他去挪威领奖。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12-05

据美联社、路透社等媒体报道,数百名抗议者星期天在港府大楼前集会,然后在大批警察的监视下,游行到中联办大门口。一位示威者说,“我们中国人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感到很骄傲,中国政府为什么这么专制,不让刘晓波去领奖?!”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独立中文笔会成员蔡咏梅表示,他们举行要求释放刘晓波的示威游行,是履行作为港人的表达自由:

“我们主要就是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然后让他去领奖,有好几个团体办的,我们”独立中文笔会“也是主办团体之一。今天我们的会员也都去了。我们香港的游行是说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是在中国的唯一一个还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所以在中国的网络封杀这么厉害的时候,连刘晓波的这个名字都完全不能提,网络封杀的这么厉害,那么我们香港人就要出来讲话。”

这位资深媒体人表示,政府继续拘押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是自毁形象的作法:

“现在中国政府做得非常过分,不但是关押刘晓波,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也完全被软禁起来了,包括许多刘晓波的朋友现在正常出国的机会都给剥夺了。这完全是一种株连的行为。所以,中国这样做是自毁形象。中国现在经济崛起,它们叫做大国崛起。一再强调它们是和平的崛起,又花了很多的钱到处在国际攻关。成立孔子学院,要表现和平的理念啊等等;要办奥运、世博、现在办亚运搞了很多。但是,他们现在这样对待刘晓波的这样一个行为,我觉得实际上就是把他们一起所做的攻关的努力都自我毁掉了。”

旅美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刘念春表示,本届中国政府对待异议人士的态度不如江泽民时代那么灵活:

“胡锦涛有时候他即便能做主,他也不敢做主。他要做给那些太子党看,他和江泽民的做法有些不一样,江泽民那么就是说人质外交,作为把那些异议人士作为筹码多少会放出来一些。在胡锦涛他当政时期,他根本没有放过一个。他对异议人士好像比江泽民时代要更严厉,无论是外交或是内政,他都是表现出强悍这一面,而强悍实际上不是做给国外看的,反而大部分是做给国内看的。”

据美联社报到,香港星期天的示威抗议活动得以和平结束。对此,刘念春说,当局在香港允许集会自由和表达自由,对民众的示威抗议活动不加压制,是因为有所顾虑:

“它对香港一直是抱着一种心态,香港不管怎么样是一个窗口,它是给国际社会看的,尤其给台湾看的。一旦在那地儿做得太过分,台湾对你更得防着了。它们给国际社会看,你要是这么做得过分,人家国际社会就说你没有任何向民主、文明政治转变的可能。那国际社会肯定对你就得严加提防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对香港社会就不能采取像对大陆那样。”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政府向外交界人士施加压力,要他们杯葛这个星期晚些时候在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