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广东邓先生来信告知收到了本台开播14周年纪念品:

2010-12-06

“你们10月21日寄来的便携式阅读灯在11月9日收到了,15号我抽空回家取回来,一款小巧玲珑的阅读灯还配上一个三角工具,电池是使用2个CR1220纽扣电池,这种电池在这里很容易买到,一个电池3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质量好一点的需5元,我很是惊喜,这是第二次收到你们寄来的开播纪念礼品,一次是纪念手表,这次是阅读灯。看来我们的联系渠道还是畅通的,我很珍惜这份情义,再次感谢你们!”

主持人:南京就读高一的杨同学来信介绍说,去年偶然一次机会,让他听到了本台来自美国首都华盛顿送来的广播。他形容听广播的感觉是: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对于像他这样一个从小生长在充斥专制主义色彩的国度里,接受爱党爱国教育,完全没有独立思考环境的青年来说,这不啻于是迷途中的灯塔。杨同学表示,暑假期间,他可以在互联网上收听,但开学后,就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他来信询问,本台是否能寄一台短波收音机给他。

主持人:答复南京杨同学,很欢迎您成为本台的听友。我们同时也感谢您对本台的好评。我很了解您希望每天都能收听到喜爱的自由亚洲电台的心情,但可惜的是,短波收音机并不在本台的赠送范围内。只好跟您说声抱歉。

主持人:湖南安仁县李先生来信感谢本台朗读他的文章:苦难的一生。李先生介绍他在襁褓中失去母亲,后文革袭击,他又在童年丧失父亲的成长经历。他说,他一定要透过本台,揭露这个丑陋的社会制度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和痛苦。无数的人本应该一生平安,清清白白的。可是由于毛共无端生非,制造一系列社会矛盾,导致各种离奇古怪的血案,使我们统统成了阶级斗争的牺牲品。

主持人:答复湖南李先生,很高兴您在本台找到了抒发的平台。相信很多听众,也从您的人生故事得到了不少启发。谢谢您对本台的支持。

主持人:哈尔滨韩先生发来传真,指名给本台听众热线节目韦廉。

他说:“韦廉先生,收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广播已经有数年之久,我喜欢你的主持风格。由于中国政府对贵台广播的干扰,很多时候收听效果不好,时断时续,若是与你对话的是南方口音,我只好从你的语气中去猜他说话的意思了。

我有一篇文章《我的六十年》,通过我的经历,揭露大陆共产党独裁统治下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悲剧,小时候学校的老师,教育我们,1949年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封建制度,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被共产党解救出来,如今六十年一过,中国人在大陆,除了继续受到这三座大山的压迫之外,还增加了四座,即造假,生态环境遭迫害,潜规则,人权丧失。“

主持人:谢谢哈尔滨韩先生的来信,欢迎韩先生将您的著作《我的六十年》邮寄给本台,我会在听众之声节目中,安排选读。

主持人:针对中国人权状况日益恶化,听众王先生来信,提出一个建议,希望以此能够敦促中国政府进行改变。他说:

“以受到中共人权迫害人的名义,邀请学者和评论人士给联合国写一封公开信,发表在报刊杂志和广播上。列举中共政府对其统治下的中国人民犯下的违反联合国人权公约的各种事实,以及在国际上支持那些压迫本国人民违反人杈的国家的事例,说明中共的言行与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约地位极不相称。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理应带头忠实执行联合国宪章和一致通过的包括人权公约在内的一切决议。

为此,建议联合国要求中国政府切实按照联合国宪章和各项决议行事,并给中国政府一定的期限,将人权还给中国人民。如超过期限,联合国有权召开大会建议取消中共政府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地位。

上面的建议若能公开发表,也是对中共的冲击和对刘晓波的支持是否可行,请您们考虑。“

主持人:四川陈先生来信谈及中国实现民主的种种障碍:

当代的中国,是世界矛盾的焦点,民主政治演变顽固的堡垒。中国大陆虽然成功地进行了经济改革,但没有搞政治的改革。中共成了既得利益者集团,六十年中,国家机器被党所掌握,实行了高压愚弄人民的手段。人民的国家财产为党使用。政治上仍然是老样子,重复着封建王朝,党天下严峻的社会现实,历次人民的反抗革命斗争,都夭折于血腥镇压之中。

当今世界,民主政治取得了完全彻底的胜利。今天的中国依然是处在体制的转型变化中。决定成功因素很多,首先是一党专制的腐败,社会各种矛盾更加尖锐和激化。长期以来,人民前仆后继的反抗和革命斗争,使中共自身的转变和改造,形成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力量,冲击着专制特权体系,故而,中国社会变化的形式大好。

中国社会伟大的民主潮流,正滚滚向前推进,社会的大变革,需要机遇和权威,任务十分艰巨壮观。中共内部的精英民主派实力已占上风,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民主力量,海外一切爱国斗士,包括一切宗教活动,形成广泛的民主联盟阵线。应该用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段,创造民主的新时代。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即将来临。“

主持人:很高兴在本台举办开播14周年庆活动之际,收到了佚名先生的来信,佚名先生已经连续好多年参加本台台庆活动,今年也不例外,特别是,他在还没宣布周年庆之前,就先想到给本台捎来祝贺。在这次来信中佚名先生要对本台提出一些建议并谈谈他前一段时间听广播,产生的一些疑问:

“自由亚洲电台成立14年,也祝贺贵台获得美国国会永久性拨款,这无疑是广大听众的福音。希望今后加大抗干扰投放力度,更上一层楼。在此私下有些建议:

1.能否以民间名义在周边建一个强大的转播台,或在现有基地内建造专项再拨款。

2.投资转向研究,通过新技术,如利用卫星什么的,之际发射加大功率。

最近耳闻目睹多了,似乎还有一个希望。下面简单谈谈:近来看的听的多了,并不都是收到先人所说的“兼听则明”的效果,有时反而是兼听则乱。有些言论和做法,黑白两道,都不靠谱,很另类。我们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时事政论家,多是草根阶层,很容易被浆糊。

举几个例子:第一,曾经有报道,头号走资派遗孀请毛的子女吃了一顿饭,席间气氛融洽。这一幕很戏剧性的情节,恐怕最有创意的导演也没有想到吧!此举要表达什么意思,要告诉人民什么?是以前历史的误会,老师错打了好学生,还是现在的宽容,是无产阶级的战友革命胸怀,还是相逢一笑泯恩仇,或是什么。

综合症还是什么都不是,一头雾水。不过即使这件事情,有值得叙述的地方,此风也不可长。据说,解放后在文革中,光老干部受迫害而平反的冤假错案,有几万件,如果每家都仿效起来,就有麻烦了。因为排队时间要一个世纪以上,大部分人还可能是“时不我待”。

第二个例子,有学者引用历史事实得出结论:各方面公认的一生致力推翻满清走向共和的孙中山,不仅是蒋介石,还是各方面公认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毛的教父,而且还要为毛那些‘和尚打伞’的事情买单。

第三,有疑似独立作者,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很特别:赵紫阳不如光绪皇帝。似乎是反思批判的,文中上纲上线毫不手软,在提到广场上学生时这样写道:“他们不仅仅毫无作为,甚至叫人泄气,令人发软,毫无尊严可言,一些民众和学生在长安街上为他们拼尽了最后一滴血,最终他们却选择了一哄而散,销声匿迹,这种作为和赵紫阳并无二致。”这种描述还闻所未闻,大有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味道,我们不知道应该相信哪种版本的“真相”。

第四,有19为著名人士联名写信告到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为以前的对手,提供呈堂证据。而被告,以前对手的对手,已经被五花大绑了,真是相煎何太急,还是大义无亲,搞不清楚。

提出以上疑问,不是要求得到针对性的解决,而是由此产生一个希望。在漫漫的长征路上,你们是一台宣传普世价值的播种机,也是一台信息。历史和文化的传真机,我们希望,有些时

候,还是一台除草机,做一些历史文化的生态环境的梳理和平衡作用。

我们很想念以前的华盛顿手记,像义和团,柏林墙,朝鲜战争这些专题节目。编者从史料记载,当事人回忆,解密档案,专家访谈等浩瀚的资料中,旁征博引,顺理成章,令人信服。从中也可以看到北明的治学的严谨态度,以及付出的辛劳。正如俗语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