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号在挪威奥斯陆举行,本届和平奖得主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仍在狱中服刑,显然无法前去领奖。目前,中国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现在美国的万延海先生应刘晓波妻子刘霞女士邀请、即将出席颁奖典礼。作为一个独立卫生教育和维权工作者,万延海先生为什么支持刘晓波先生的民主活动?他将带着怎样的心情和什么样的期望走进举世瞩目的诺奖典礼会场?在万延海先生即将从美国启程前往奥斯陆之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与他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对谈。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2010-12-07

记者:“万延海先生,你马上就要去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典礼。你能不能首先介绍一下您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参加?”

万延海:“我是以刘晓波和中国民主人权工作的一个支持者和一个长期不懈努力的参与者来支持刘晓波先生。主要是个人身份。”

记者:“您是说以刘晓波民主运动的支持者(和朋友),而且是作为《零八宪章》的最早签署人之一。那么就是说你既不代表刘晓波,也不代表任何中国境内或者是境外的机构组织。”

万延海:“对。因为这次颁奖典礼可能没有人来领这个奖,所以诺贝尔委员会的意见可能是说诺贝尔和平奖证书和奖金可能这次不会颁发,但是颁奖典礼会继续。”

记者:“我们也知道网上出现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邀请大陆143位人士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那么现在您是唯一的中国大陆的人士去参加颁奖典礼的?”

万延海:“她这个名单在开始起草的时候具体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这个名单来讲应该是真实的,她主要是以最近十多年来在中国国内长期不懈地努力,在民主人权和公民自由方面非常努力的,也包括一些在体制内的或者在广泛的公共领域有影响力的一些知识分子。这个名单发布的时候,名单上有两个人是在今年和去年离开中国的,一个是河南的高耀洁医生,她现在纽约。一个是我,我是今年五月份离开(中国)到达的美国。还有一些人人在国外,比如说著名的知识分子、记者戴青女士,她在加拿大。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大概有一千个席位。诺贝尔委员会给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他的家人,他们可以邀请30名嘉宾。刘霞因为特殊的环境,因为当局的打击非常严重,所以他们可能就觉得一个简单的办法,以刘霞的名义有一个公开地邀请,这样的话大家谁愿意去就可以去。如果这些人去的话属于刘霞特别邀请的人,如果其他的人去呢,刘霞也欢迎。”

记者:“那么我们知道您主要的工作领域是民间独立的艾滋病、维权宣传教育这方面的。那您能稍微简单介绍一下你跟刘晓波先生的个人交往?着重就是你为什么一直对他表示支持呢?”

万延海:“刘晓波先生,首先一点他对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对艾滋病民间组织的工作一直很支持。那么我03年底回国之后,一系列的场合和刘晓波先生有见面,在这之前我们也认识。02年的夏天的时候我们也认识。整体上来讲他非常地支持(艾滋病民间组织的工作)。那么他对公民社会的发展关注很多。在04年之后,外界就可能觉得刘晓波是个作家,在家里写东西。其实很多民间的公民维权活动刘晓波都是幕后的支持者或者是主要的顾问,所以他的侧重面很广。广泛的社会维权实际上都是把刘晓波作为主要的一个精神领袖啦。”

记者:“刘晓波是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绝食四君子之一。在此之前你也在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听过他的演讲,是吧?”

万延海:“其实最早86年在上海念书的时候,我就看到刘晓波写的一些文章,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前30年文艺历史的一个评论。看了他的那些文章我非常地震撼。知道我们是中国人怎么样被共产党洗脑。89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工作,那个时候学生运动,大家还是把刘晓波当成精神领袖。我可能比较感动的一件事还是刘晓波、丁子霖他们一直为天安门屠杀的受害人去努力。也就是说在过去的21年当中,刘晓波他生活的每一天可能都是在89年六四那一天的晚上。他自己可能还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在这样的一种精神压力下面,我觉得一个人能够坚持到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

记者:“那么刘晓波现在在狱中服刑也主要是因为《零八宪章》这个事情,那您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那么现在您决定去参加诺贝尔的颁奖典礼,您想通过这个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

万延海:“我希望传达的信息还是这样的。刘晓波先生这个中国的民主运动、《零八宪章》、民间的维权运动并不是说以任何人为敌的一个运动。它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一个运动。它是一个包容社会各界的,帮助社会走向理性的,和平、民主的一个方向。包容性的一个政治运动。它和共产主义运动有很大的区别。共产主义运动是暴力地把人类社会隔离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一个两极分化的一个世界。我觉得这个是有本质的区别。我去参加这个典礼除了对刘晓波先生支持之外,我也希望继续捍卫他所提倡的‘我没有敌人’的基本思想。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意见。这是一个真正的可能把社会引向未来的东西。我个人有一个期待就是社会各界、各个政党能够在中国社会的未来方面能够寻找共同的一些出路,那么《零八宪章》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平台。中国的政治需要走向一个具有普世价值的,包容人类多样性的一种共同的这样的一种东西。”

记者:“自从诺贝尔奖颁布以来,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还有她的一些亲戚朋友都在中国遭到了软禁。那最近中国的一些著名的律师、学者、还包括一些维权人士都没办法出国。那么您从宣布去参加颁奖典礼以来,你自己是不是也受到了一些压力呢?”

万延海:“有些压力,首先有一点就是自己心理上就有很大的压力。这两天睡眠和心脏都不是很好,在那种专制的环境下,你长期这种的焦虑,心理的压力已经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你生理反应的一部分。”

记者:“就是您刚才说的这个压力,包括你主持的这些艾滋病防治工作?”

万延海:“对。我们的单位也受到了威胁。北京市公安局国保人员找到了我们的一个理事,威胁说‘如果万延海参加这个典礼就不能回国了。’然后也说‘爱知行要面临更大的困难’。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去。我相信刘晓波先生、《零八宪章》代表中国社会的一个未来的方向。我个人也期待有一天共产党能够也来签署《零八宪章》共同缔造中国社会民主的一个方向。”

记者:“《零八宪章》主要是主张在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下,在中国实现民主、共和、宪政的这种现代政治框架。这个对于中国的卫生领域方面的公民运动也是有有很大的意义,是吧?”

万延海:“普世价值只可以适用于健康人权的领域,想到中国社会这几年发生了这么多残酷的公共卫生灾难,人民缺医少药的这种情况、医疗灾害的情况,卫生部门、医药部门腐败的这种情况。这样的一个基本的架构对于公共卫生政治的透明,对权利的保障还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那么去奥斯陆简单的行程您已经知道了吗?”

万延海:“我是8号中午到奥斯陆,会有很多的记者采访。9号下午会参加大赦国际在中国使馆门口的活动。9号晚上会有一个杨建立先生他们的招待会。10号上午会有大赦国际的一个研讨会。10号下午参加典礼还有一些音乐会,还有一个展览。”

记者:“你参加这些活动的一个简单的宗旨?”

万延海:“以人为善。大家应该来共同地推动中国的民主进步。我也期待中国共产党人能够站在正确的一个方向上面,成为民主化过程的一部分。”

记者:“谢谢您!祝您一路平安!”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与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就他即将参加诺奖典礼进行的对谈。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