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在绿蓝双方的两次上百万人的浩大造势中,在扁莲遭遇枪击的惊险中,在微乎其微的选票差距中,在高达三十三万多张的废票中,赢了选战的泛绿却输了公投,赢了公投的泛蓝却输了选战。

对绿营的而言,当选才是唯一目标,而公投不过是捆绑,本来就是选战策略,只要赢了大选,即便输了公投,也是一切OK.而且,在美国的压力下,公投议题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坚持公投,只是为了证明民主台湾有权行使公投这一民主权利,现在,即便输了,公投权利已经行使过了,也算达到了公投的又一目的。

毋宁说,对连任的阿扁来说,输了公投,反而是歪打正着的好事,因为,公投是引发岛内族争、两岸紧张和台美龌龊的主要原因。台湾多数人的选择,让扁政府继续力挺公投议题失去合法性,正可以顺便放下公投,既可以缓和岛内的族群对立,也可以舒缓与北京的紧张,更能平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公投的不满,在新的任期内,致力于岛内政经和修补对外关系。最重要的是,但愿被公投议题撕裂成两半2300多万的台湾人,在未来可以因公投的淡出而重新找回和谐。

对于输了选战的连、宋来说,赢了公投已经毫无意义。因为,此次大选的失败,已经宣告了两人的政治生涯的结束,连、宋总不能还要眺望2008年大选吧。尽管,在无奈之中,泛蓝提出选举无效的诉讼,但是除了自我安慰和安慰其支持者之外,似乎很难改变选举结果。

如果国民党推出的候选人是马英九,我会支持泛蓝而舍弃泛绿,而仍然推出连战,让我厌恶国民党。在我这个大陆人看来,泛蓝输掉选战,与其说是国亲两党的失败,不如说是连、宋两位资深政客的个人失败,更是老迈国民党的失败:仍然死守着论资排辈的腐朽传统,而没有现代政党政治的党内平等竞选,使民望甚高、稳操胜券的马英九难以出现,而只能委屈地充当替连战造势的大马仔,完全有违于现代政党政治的常识,使国民党成了实现连战本人的总统梦的工具,免不了公器私用之嫌。

如此自私党魁连战和如此腐朽的国民党,赢了,只能使国民党更老迈更僵化;输了,也许还会为国民党带来真的改革和新的活力,由此也能提升台湾的现代政党政治的品质。

在此意义上,从2000到2004,民进党两次赢得大选,与其说是“台独诉求”赢得了多数民意,不如说国民党的迂腐和连战的老迈,成全了年轻的民进党和阿扁。

2004年3月20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