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在挪威奥斯陆举行当天,中国当局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严控,几乎所有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与外界的通讯被切断,刘晓波家的社区外则戒备森严。而当局的电波干扰覆盖全国。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12-10

xgxb
图片:周五晚,香港中环遮打花园,市民观看诺奖奖颁奖礼。(乔龙提供)

视频:网友制作的刘晓波动画《希望与挣扎》在网络流传。(网络/乔龙提供)

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被囚禁的中国作家刘晓波,而在刘晓波北京住所的院外,当天上午戒备森严,大批便衣公安在周围盘查路人,出入须出示证件,在场的境外记者被公安要求登记,但不准进入。访民封西霞告诉记者,周四晚十多位访民前往为刘晓波祝贺,全部被抓:“昨天去了11个访民,来自全国各个省,到刘晓波家门口就被抓。江西的叫郑玲宝的大姐被抓了,还有其它几个,有一个姓李的被拘留了。”

当局还在刘晓波住处外设立电子干扰装置,阻止媒体将现场画面传送出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邀请出席诺奖颁奖礼名单上的北京学者张显扬对本台证实,即使在北京,朋友的电话都不通:“都不通,我们都不方便。非常严,非常严,我现在还不算事多,但是还是有事,出门我还可以。这次我待遇不高,我每次的待遇都非常高,大概看到这么一个75岁的老人,而且我这个腿脚也不太方便了。”

记者:对这个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张显扬:丢人丢到家了,在全世界面前出丑。几个要求自由民主那么理性和平的人,发表几篇文章,签署一个《08宪章》就被认为是颠覆国家罪,荒谬绝伦。

wy
图片:刘晓波未能出席诺贝尔颁奖礼,“空椅子”和被中国当局屏蔽的“手机”,成为推友们周五最常用的词语。(乔龙提供)

当局连日来,对境内异议人士的严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星期五进入了全面覆盖的状态,本台记者曾多次致电十多位曾经采访过的异议人士、学者及维权律师,但都无法接通。之前本台报道,大批异议人士已被带离北京或被就地控制。周五上午,记者多次致电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朱虞夫,最后终于接通,他简短地告诉记者:“现在说话不是很方便,现在我在外面,国保朋友跟我在一起,或者明天打过来好吧。”

记者:今天能回家吗?

回答:现在还不知道,到晚上再说好不好?

华东沿海地区的一位听众黄先生当晚9点告诉本台,此刻他只能听到当地的调频广播和中央台,海外短波电台,甚至连国内的中波都接收不到:“国内的所有的电台都没有,听不到了,就是一个调频,可以听到一两个电台,那就是浙江台和中央台。如果你收短波,或者中波,或者是短波1和2,都听不到,昨天晚上是很好听的,自由亚洲电台,接下来11点半就没有。它不是敲锣打鼓(干扰),而是你听……(干扰声)。”而江苏和湖北的听众也表示,当天收听不到短波。

距离北京数千公里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当局也加强了戒备,当地一位市民告诉记者:“街上一直都(有)特警巡逻,警车穿来穿去的。”

一位网络论坛活跃人士说,最近几天,新疆网管审核时间越来越长:“论坛删帖比较多的。你发了帖之后他显示审核中,如果审核通过的话可能是五、六个小时或者七、八个小时以后才能看。自从刘晓波获奖开始,在论坛发了就要被删掉。”而至傍晚,当地的网络出现断断续续的断网现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