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周五晚在挪威奥斯陆举行。在中国大陆各地当晚有零星的庆祝活动,多遭警察监控干扰,更有人从聚餐的席上被绑走,一些民间异见分子经常聚集的公共空间也暂停营业。打压严重程度以首都北京最为严重,有媒体人称是“失语日”。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2-10

dx1
图片:聚餐庆祝,留一张空椅子给刘晓波(网络/丁小)

视频:空椅子幻灯片(twitter网友搜集制作/丁小)

在中国大陆,由于禁止谈论刘晓波缺席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各地网友用空椅子一词代替。在杭州一批网友周五晚举行了“空椅子节”聚餐,有国宝警察在旁监视,但不影响他们的兴致。参与者之一,律师王成说:“打过交道的警察,我们也邀请他一起来吃,但他也不参与,他就坐在旁边。我们都是合法公民,做的都是合法的事情,只是朋友聚餐,10个人都是推特推友,有法律界的,也有大学的教授,各行各业都有。刘晓波能获得和平奖对中国人也是件大事,我想,对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会有很大促进作用,刘晓波本人也不能去现场领奖,所以,我们调侃的说法是‘空椅子节’。”

广州一班法律和维权界朋友相约一名美国领事一同吃晚饭,并看挪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现场直播,刘士辉律师中途出去接一位朋友时,被国保警察绑架后下落不明,而据称他等待的那位朋友范某更被殴打。参加了聚餐的前出版社编辑袁新亭告诉本台:“跟刘士辉打过电话,他说被警察控制了,在车里,后来再打就关机了。今天两个空椅子,挪威现场有刘晓波的空椅子,我们这边刘士辉吃着饭,人就不见了,也剩了张空椅子。我们是听别人说,那边餐馆能看到就去看了,香港有线宽频看得还比较完整,包括读《我没有敌人》那部分都看了,感觉是又振奋、又沉重!”

并不是各地都能举行聚会,四川成都维权人士经常聚集的鑫磊茶楼被公安要求周五起停业三天,据说是敏感时间不得聚会。周六原定成都读书会的聚会被迫取消,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要求我们这几天暂时不开,就三天避过它们,从今天开始。能有啥解释。我们就当缓口气就是,读书会的活动就要改到下周了。”

dx2
图片:香港举行的直播颁奖礼集会。(网络/丁小)

香港《苹果日报》周五报道,北京各区公安局召集餐厅、酒吧东主开会,要求从周四起一连三天不得接受六人以上的订位,若有人带着大批宾客到餐厅,则要以“满座”为由不接待,公安会派人到场填满座位,同时也要留意在餐厅内外是否有人故意闹事或展示横额标语。当局向老板们表示,近日举行庆祝活动的人,可能与庆祝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人物有关,要他们以全国大局着眼,不要贪图小利,接待这些人。

在刘晓波北京住所的小区泓灏阁茶馆——刘霞平时见外媒记者和朋友的地方,周五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而北京知识界聚会热点海淀区万圣书园,周四下午开始停业,据称是被物业停水电,直到周六才能重开。

北京的一些媒体记者朋友周五也出现联系不上或者不方便说话的情况.

一位就此受到了警告的媒体人士称,今天为失语日。“不让我参加任何活动、不要发表任何言论。平时大家一起‘饭醉’发起的朋友基本上都被控制了,在网上也没有发言的可能。我这么定义的,今天就是恐惧下的失语日,没有人敢说话,只能看或者听,像我这样。”

有大陆媒体人在网上隐晦透露,收到主管部门最新通知:请各媒体严格对文字、图片、音视频、网页进行审查把关,防止以藏头诗、漫画等形式报道、炒作刘晓波获诺贝尔奖的信息。同时也有地方宣传部门通知版面不准留白,担心媒体会以开天窗表达不满。

香港媒体周五除了聚焦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还在关心大陆其他因维权被关押的人,周五一早,一些港媒驻京记者到了被判刑的毒奶粉家长赵连海居住的小区采访,拍摄他一家被软禁的情况,先遭到保安驱赶,后一名香港电台的女记者被一名居委会妇女煽耳光,据称有警察在场。当晚特区政府发表声明,谴责对记者正常采访的暴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

(编者注:视频无法打开,故未添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