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诺贝尔颁奖礼在挪威结束,中国大陆部分被软禁者恢复自由,其中也包括被以刑事传唤名义带走并软禁在上海近郊一旅馆三天半的维权律师郑恩宠及妻子蒋美丽。周一下午跟妻子前后脚到家的郑恩宠接受了本台专访,表示当局在诺奖期间对异见者打压的做法是愚蠢的。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报道

2010-12-13

周一下午四点多,本台记者设法联络到了已被软禁三天半,刚被释放回到家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他对本台表示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那一天被当局第80次刑事传唤,被传唤的还有他的妻子蒋美丽。这本该12个小时内的传唤,当局却把他们夫妻二人软禁了三天半。他说:“这个月10号上午9点25分,我接到了传唤,传唤证还是老样子说我有什么税务问题,一直把我拉到了上海的一个长江农场,一个非常差的招待所里面,关在205室,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爱人蒋美丽也被传唤了在305室,人家都不可思议了,既然你们夫妇都关在一个招待所里,将近四天不让你们见面说话。今天在12:45分才离开招待所,三点到家的。我现在知道情况是,这次是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举行颁奖仪式。最后我证实了一点消息,这次(抓人)行动是公安部指挥的,我没想到这次的行动超出了原来设想的范围。”

郑恩宠表示,上海像他这样被当局软禁的肯定有十几人,全国各地也会有几百人。当局一方面把人软禁不让发声;另一方面却在有影响力的报纸上发文章批评刘晓波,批评诺奖,引起百姓关注。当局做法顾此失彼,让人无法理解。

郑恩宠说:“我认为他们不让你国内的人发声,就是想把颁奖弄得冷冷清清,我估计全国有一二百、二三百个人也同时有这个行动,那么这个消息总归要传出来,行动的最后你适得其反。10号之前我朋友给我送来很多《环球时报》,约有五篇公开点名批评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调子很高的,原先不点名也不登这个消息的,连续在一周之内登五篇这个消息的话,应该上海居民会传得很广很广,这次采取这样的行动的话,好像很愚蠢。既然《环球时报》高调批评刘晓波,这次又对我们采取消声行为,我认为中国政府在刘晓波问题上的指挥系统乱了,从今天或者昨天开始全国各地有人被释放回来的话,不断地在公布消息的话,我认为公安部做的事情和宣传部门做的事情两个地方不协调。”

而无论怎样封锁消息,互联网是当局无法封锁的,很多人都是通过翻墙软件浏览海外媒体。

郑恩宠说:“回来一个多小时后,我的朋友就给我诺贝尔和平奖主席演讲辞,看了以后,我认为这个演讲辞80%似乎由中国人起草,他对中国的情况非常了解。我认为在海外的异见人士,包括你们媒体的记者为刘晓波得奖作了大量有效的工作,以前的颁奖词我看过,文风完全不一样。演讲词既然在网上可以下载,我认为这个演讲词在上海市已非常普遍了,上海的民众通过破网软件能看到海外的东西。我认为中国政府的决策层中央政府还不知道民众现在看网络看到什么程度,他只听汇报,好像大多数人不看海外网站的,都看党的网站,看人民网,新华网的,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你拦不住的,那么既然封锁不住的话就要顺应民意,解释一些事情。”

维权律师郑恩宠自06年出狱至今已被当局刑事传讯80次,一直处于被软禁状态,长期通讯被中断,人身失去自由,就连上教会祷告的权利也被剥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