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和人民网这个星期正式推出国家级搜索平台—“人民搜索”。评论界人士希望“人民搜索”能够成为一个实事求是的、丰富的、包容性和娱乐性搜索引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12-21

今年6月20号,中国推出了“人民搜索”测试版。时隔半年,“人民搜索”新闻搜索1.0版正式上线,主要提供新闻搜索服务。该搜索平台的法人是“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由著名公众人物邓亚萍担任。

美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博士表示,中国社会各个领域都以政府为主导,政府当然不甘心自外于信息检索领域:

“不管是在经济也好,不管是在其他各个方面也好,中国政府一贯是比较明确的,实际上都是中国政府在主导。比如说在经济方面,民营企业、国企、央企比较起来,那是微不足道的。在科技方面也是这样,基本上是中国政府主导,很少有说是私人搞什么科技研究。那么这一次,我觉得也不意外,中国政府在互联网非常发达的今天采取这样一个政策来建立这样一个平台,希望能够主导INTERNET(网络)领域,网络媒体方面起重要作用,这也是不奇怪的,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谢家叶希望“人民搜索”办成一个多元化的包容性和娱乐性搜索平台:

“希望它能够办好。但是在在做法上首先也得比较多元化、娱乐化、有包容性。人家骂你几句可能你还得包容一点,也让人家发表一下,这样引起的讨论热烈一点,也显示出你胸怀博大。”

杭州作家昝爱宗表示,“人民搜索”平台的推出,既是为了扩大党的影响,也是为了争夺信息市场的份额:

“它要争夺市场份额、要赚钱、要扩大影响、扩大党的影响。人民网是党的喉舌,党的网,要控制资讯传播,百度是商业的,但是人民网是党的,它是不一样的。”

《人民日报》称,“‘人民搜索’有责任通过倡导绿色搜索的理念,维护安全、可信的舆论导向,引导积极健康的社会价值观。”然而,昝爱宗说,推出“人民搜索”的动机,主要是针对政治敏感信息:

“他打着健康的名义,比如说里面没有黄色的、没有低俗的。其实它的目的是针对政治敏感信息,它打着反低俗的名义来让这些政治敏感信息过滤掉或者控制住。但它不可能说像刘晓波这种政治敏感信息要防范,它又不能说的。所以它用绿色这种名义来做政治信息控制。国务院不是有一个扫黄打非办公室嘛,所谓扫黄它就是针对黄色的、低俗的、情色的出版物;但其实它是打击非法出版物,非法出版物就是政治性的出版物,或者是跟共产党不同声音的出版物。其实它名义上是扫黄,其实是打非。”

被任命为“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的邓亚萍作为一位优秀运动员在中国广受尊重,但是她最近说什么“《人民日报》创刊62年来从来没有出过假新闻”——宏论一出,舆论为之哗然,也使人们对她能否适合担任“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打上了问号。谢家叶说:

“邓亚萍这句话不够事实就是,这就有点过分了。如果以这种指导思想,老子天下第一,我说的就是真理,用这个方式去办这样一个平台,从效益来说可能不会太成功。”

邓亚萍持有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但是昝爱宗指出,邓亚萍没有新闻素养,“人文社科知识严重不足”。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