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美国的著名中国大陆诗人,出版家贝岭先生应海德堡大学梅嘉乐教授邀请,到海德堡大学演讲,并讨论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后的中国形势。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发自德国的报道

2010-12-22

bl
图片:演讲讨论会后著名流亡诗人贝岭(中间)与海德堡大学师生在餐馆合影。(艾美丽拍摄/记者天溢)

十二月再次到德国进行学术、思想、出版交流的流亡美国的著名中国大陆诗人贝岭先生,上周应邀到德国中部海德堡大学进行访问,并举行了一次演讲讨论。关于这次交流访问,记者采访了贝岭先生。贝岭先生对记者说,“请我去海德堡大学的汉学系,它的系主任是梅嘉乐教授。我是应他们学校的邀请在那里讲中国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后的形势。实际上就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的中国的情况。很有意思,梅嘉乐教授说,最近的南德意志报刚刚有一篇关于我们汉学家害怕中共,不敢在这边举办有关刘晓波获奖讨论会的报道。她说至少我在海德堡大学把你请来了,我们可以直接讨论这个问题。至少在我这个汉学系,我们没有害怕,我们还在做。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了。”

关于这次演讲讨论活动的内容,贝岭先生介绍说,“我们那个晚上的讨论和交谈,主要是讨论一下最近这段时间的中国政府对于中国的比较温和的知识分子和反对运动的打压是非常厉害。这段时间是非常厉害的,之前没有受到打压的,最近都受到打压。我主要是和大家一起讨论,这个部分到底是因为什么,以及中国政府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

关于这次交流活动,贝岭先生特别介绍说,“海德堡大学现在有一个欧洲亚洲国际研究计划,主任是瓦格纳教授,就是已经从汉学系退休的瓦格纳教授。他也参加了这次讨论。”

瓦格纳教授是德国汉学界唯一一位获得莱布尼茨奖的教授,这个奖是德国学界最高的一个奖,它标志着他的工作被德国学界承认。

关于瓦格纳教授,贝岭先生特别介绍说,“瓦格纳对于中国这些年的状况并不十分了解。他说,我个人很少去中国,而且我最近不被允许去中国。他带着开玩笑的口气说,和顾彬能够拿到十几个中国的名誉教授并不一样,他的意思是说,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汉学家都在向中共过度让步。是有很多妥协,但不是全部的、无节制的。这个部分是他顺便谈到的。

那个晚上,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海德堡大学的学生的品质和素质很好,他们的博士、硕士生和他们的大学生,他们对中国的情况的了解都很不错。实际上也就是说那个晚上的对话和讨论都是很不错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