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官方的《人民网》舆情测验刚刚发表的一份《2010年中国互联网上的舆情分析报告》,这份报告说今年网络上的热点事件继续层出不穷,甚至比去年更盛。

2010-12-27

更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把过去一年来中宣部、或者是国新办以及各级、各省网络管制部门在这一年发出的层层媒体网络禁令,再对照这份报告统计出来的20个网上重大事件,我们就会发现中间还真有不少重合之处。也就是说中宣部试图禁止,或者努力压制的很多网上信息,最后还是演变成了网络上的重大事件。

那幺这些事件另一个角度,也就是网民和管制者们争夺话语权的集体行动。比如说像宜黄的强拆自焚事件;像河北李刚之子校园撞人致死事件;也还有大家都皆知的富世康员工跳楼事件、谷歌退出中国事件、或者山西疫苗事件,等等。像所有的这些事情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宣传部门的重重禁令和压制的阴影。

不必说像谷歌退出中国这样的大事,或者像江西宜黄发生的强制拆迁悲剧事件;还有山西矿难也会发现宣传部门说“正面报道山西王家岭矿难,当地记者必须撤回”;或者说对于种种的罢工事件,宣传部指令说“对国内发生的罢工事件不报道、不炒作、不跟载”。

即使是这样,从这份官方舆情报告统计的20大事件中,这些王家岭矿难,或者是罢工事件仍然成为本年度的20大网络事件。那幺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在中国的网络上,即使是管制者使出了吃奶的招数,它也必须始终不懈地应对网民们的种种新的传播行为和隐蔽的反抗。

而这种控制和抵抗的结果,虽然有时候很多事件是被彻底压制,比如说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可也有一些时候,而且已经不是偶然的例外,网民们已经是用巧妙而有效的信息传播、权力诉求和语言争辩,使得那些被压制的信息仍然最后构成了社会的热点,设定了公共注意力的议程。而也正是这些网络自由和反抗的行动,同时构成了中文网络的历史。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