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平民总理”温家宝,喜欢在公开讲话时吟诗言志。特别是在谈及港台问题时,温总每次开口必有诗句出。而每次出口皆会为献媚者提供机缘。

近日浏览网络,就见到一篇这样的献媚之作。

去年六月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首次访问香港,在演讲中引述晚清著名外交家和诗人黄遵宪(字公度)的一首诗:“寸寸河山寸寸金,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无穷填海心。”

2003年7月9日,《东方日报》刊发一篇诗评,作者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宋小庄,该文虽短,却下了一番考证功夫,先是赞美该诗作者黄遵宪如何具有反对民族压迫和列强侵略,坚持民族气节和光复中华的精神,之后又罗列了康有为、梁启超、廖仲恺、苏曼殊、朱执信、孙中山等广东出来的爱国者,来加强温总以爱国主义感召港人的主题。

宋博士评论道:以诗言志,温家宝总理鼓励香港同胞以杜鹃啼血之情热爱香港、热爱祖国,以精填海之心建设香港、建设祖国,又间接阐释及弘发了邓小平以爱国者为主体治港的理念。

宋博士还说:温总理引黄诗,恐怕对中央政府驻港不同机构人员也有寄期之意。

谁都能看得出,宋博士搬出这么多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杰出人物,显然是一种铺垫,为的是突出“温家宝总理引诗之期望”的主题,极为巧妙地向新朝总理献媚,其歌功颂德的笔法,近承毛时代的杨朔、刘白羽、魏巍的颂德散文之风,远接汉大赋之华丽铺排的遗风。

众所周知,毛泽东喜欢舞文弄墨,一班文人借评毛诗向独裁者献媚,成为毛时代的流行景观之一,其领头羊是流氓才子郭沫若。到了改革时代,个人崇拜的降温和邓小平的实用主义,很少靠吟诗来明志或作秀,所以评诗式献媚逐渐淡化。及至第三代江核心主政,江太爱“文艺”且又多才多艺,太想借此树立个人的诗人政治家形象,其即兴诗情的勃发想不抒发都挡不住,“诗言志”的古训再次成为党魁的个人偏好,或自赋或引用,不分场合地吟诗言志。尽管,也有不少用评诗的方式攀附江核心的帮闲者,上海市还把江诗选进了中小学课本,但人们对个人崇拜已经深恶痛绝,在互联网上,江诗每出一首,必然被民间作为政治笑话来嘲讽挖苦一番。

新总理温家宝也以务实低调著称,但他也嗜好在公开发言中吟诗明志,就任总理的第一次记者会上,他就背诵了“苟为国家生死已……”的诗句,以示自己继承朱鎔基的“死而后已”的遗风。在谈到两岸关系时,他又背诵台湾老报人的诗句,表示两岸之间血浓于水的手足深情。记者会后,也有众多好事者以评诗来评价新总理。

现在,胡温体制似乎颇得主流知识界的青睐,急欲出头者继承了郭沫若的遗风,以评诗来献媚于当朝新贵,尽显宋博士的渊博和敏锐。

虽然,法学专业的宋博士也爱舞文弄墨,颇有点不务正业之嫌,但在中国,知识精英们要想“学而优则仕,禄在其中”,成为“暴发户式高级幕僚”,本专业学问的深浅高低还在其次,关键是要练就一套精湛的献媚术,才是最大的正业。

2004年4月19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