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七名“中国知名学者”在北京举行座谈会,针对中国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纷纷发表“高见”。另有同类学者撰文发表同类“高见”。“高见”要点,包括:

2011-01-05

之一:“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性焦虑”。笔者从前已经论证,这类说法,与二战前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论调如出一辙。其实,当时以美英为代表的民主阵营所焦虑的,并非德、日两国的崛起,而是德、日两国的侵略性。二战后,民主阵营协助并拥抱德、日两国的和平崛起,乃是西方真实意图的明证。

如今,面对中国,如果真有什么“西方焦虑”,他们焦虑的,必是中共独裁,而非中国崛起。中共御用学者,并非真的“误解”西方意图,而是有意误导国内民众,对西方真正忌惮的中共独裁,刻意地,只字不提。

历史证明,对内独裁,往往伴生对外威胁。中共攻击他国政府网络、贿赂他国政要、输出专制与腐败、力挺流氓国家,已经对文明世界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以“中国崛起”为招牌,抵挡一切外部批评,是中共喉舌的惯技。事实上,更多时候,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并非来自于“崛起”国家。比如:南非的曼德拉,印度的德蕾萨修女,波兰的瓦文萨,缅甸的昂山素季,伊朗的阿巴迪……怎能让世人相信:授予中国人,就是要对付“中国崛起”?况且,二十一年前,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获授诺贝尔和平奖时,覆盖西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尚并未“崛起”(按中共对“崛起”的定义)。

再者,以“西方”二字来局限诺贝尔和平奖,又是中共御用学者的“技巧”。诺贝尔和平奖曾授予纳粹时期的德国和平主义者,挪威,德国,同属西方,如何解释这两个西方,两个对立的西方?

之二,“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危机”。中共御用学者的想象力是如此丰富,竟然把诺贝尔委员会授奖予刘晓波的原因,归结为西方(其实是全世界)正经历的经济危机。就说经济危机,在西方历史上,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诺贝尔和平奖每年颁发一次,哪年逢经济危机?哪年又不逢?把诺奖与西方经济(或其他任何)危机扯在一起,历史上,恐怕只有中共一家。中南海的“发明”,足可申请专利。

中共的延伸发明,是将一切问题物质化。其中一名御用学者甚至提到中国紧缺的铁矿石,声称,只要解决了铁矿石供应,就能保持中国经济增长,这样,“那些鼓吹西方政治体制的人就没话说了。”这似乎是说,只要中国经济增长,就有理由维持现行政治体制;只有中国经济出现问题,才能考虑“西方政治体制”。如此逻辑,匪夷所思,这些御用文人的脑子进水了?

之三,和平奖反映“西方价值观”。中共御用学者不断偷换概念,非要把普世价值说成是“西方价值观”,借以挑动民族主义情绪,诱使国人本能地予以抗拒。仿佛还有一种绝然不同的“东方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对立。这使人联想到日本军国主义时代宣传的“亚洲价值观”:“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故而,要以“东亚共荣圈”取代“世界大同”。

之四,和平奖对抗“中国模式”。其中一名御用学者竟然如此论辩:“一些西方人至今仍以为资本文明是‘永恒的太阳’,岂不知中国崛起正代表人类一种新文明的兴起。”大言不惭!殊不知,今日中国,如果称得上“崛起”,那恰恰是资本的“崛起”,借助外资的“崛起”,借助西方市场的“崛起”;意识形态上,奉行“一切向钱看”。比资本主义还要资本主义,又何曾来不同于资本文明的“新文明”?

之五,以“中共文化”冒充“中国文化”。不管回击批评还是自我赞扬,都套用洋人金口,这是中共宣传机器喜怒由己的本色。这回,这批御用文人也未脱俗套。在自夸“中国模式”的时候,某御用学者一口气引用了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英国史学家阿诺尔德?汤因比有关中国的论断,声称:(中共定义的)“中国模式”“将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影响整个世界”。尤其引用汤因比遗作中的两句话:“中国文明对于整个人类的未来文明走向有很重要的启示”:“中华文明将统一世界。”

问题是,什么是汤因比心目中的“中国文明”或“中华文明”?去世于1975年(中共文革末期)的汤因比,绝对不会把诋毁中国文化、毁灭中华文明、砸烂孔家店的中共集团之倒行逆施,定义为“中国文明”或“中华文明”。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所作所为,不要说与西方文明势不两立,也与东方文明格格不入,更彻底背弃中华文明,数典忘祖。比如,中国文明的精髓之一:仁义礼智信,中共就是最大叛逆者。动辄监禁、迫害异见人士,谓之不仁;压制工农大众,制造贫富分化,谓之不义;以无赖手段封杀外国媒体、记者,谓之无礼;支持流氓政权,叫板文明世界,谓之不智;以“民主”旗号建政,却以极端独裁残民,谓之无信。

谈及世界文明,已经容纳了中华文明的优良成份。且不说汤因比理论究竟为一家之言,如果真有“中华文明统一世界”的那一天,那一定是在中国共产党灭绝之后。

这七名“中国知名学者”的座谈,乃是受《人民日报》的邀约而举行。鉴于《人民日报》为中共党报,来自中南海的授意,不言而明。这个座谈会,如果再扩大一些,会不会出现不同声音?或者,增添些听众,效果又如何?七个人,绝对臣服于党的七个工具,可怜的“螺丝钉”,分明是自我表演,自说自话,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中共御用文人,进则为中南海献计献策,误导国家;退则于社会上散布谬论,误导国人。如果仅仅是酒囊饭袋、行尸走肉,倒也罢了,只要于国于民无大碍;分明是阴险文痞,误国误民,损公肥私,实为国家公敌、世界公害。

(12/28/10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