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新的一年,对中国来说,不论政治、经济,还是外交,都是相当关键性的一年,因此采取什么对策,非常值得关注。

2011-01-07

从政治上来说,去年的五中全会,基本确立习近平接班态势。他最重要的动作就是到重庆表示对薄熙来“唱红打黑”路线的支持。这样做的必要性在于,要显示党的团结,不但现在,还包括未来的第五代。而从胡锦涛的左倾回潮路线来看,习近平的做法也是迎合胡锦涛。问题是目前的中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大杂烩,因此这种团结不可能是真正的团结,就如对事关重要民生议题的房价,中央国有企业都无法显示与总理温家宝的团结,遑论其他。

重庆的“唱红打黑”也走火入魔了。最近重庆的女交通警察一律换上红色雨衣,据称这是薄熙来的亲信、打黑英雄公安局长王立军亲自设计的雨衣。这也叫“唱红”?人们对“红海洋”还没有忘却,即使现今太子党人士有的也受过其中之苦,如果认为习近平与薄熙来会有真正的“团结”,恐怕太一厢情愿了。而胡锦涛在十八大之前是不是就毫无招架之力,恐怕也言之过早。

当然,共产党高层不论哪一派,镇压人民反抗的基本立场是一致的,但也会有若干矛盾,例如对待刘晓波获奖是封锁还是批判?对待赵连海是判刑还是放他一线生路?随着民间抗争的加强,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会越来越多,从而造成他们的内耗与削弱。而高科技的发展,民间的反抗力量将得到空前的发展,从河北“我爸是李刚”到浙江上访村长钱云会被车祸辗毙全国流传引发的民怨民愤,使中共犹如坐在火山口上,尤其是因为破解资讯封锁而提升人民追求自由与人权的意识。

今年的经济情势也会影响到政局,因为通货膨胀也难于遏制。通胀势必造成广泛的民怨,以致威胁社会稳定;要减低通胀威胁,就要放慢经济发展速度,但是这样做又势必增加失业现象,一样威胁社会稳定。处在这个两难的抉择中,还要受到利益集团的制肘,共产党的难处也可想而知了。

经济发展都有其周期性,中国不可能永远是高速发展,随着人民币升值、生产成本增加、劳动力短缺、资源紧张,以及统治集团的“国进民退”,环境破坏、天灾人祸与贪官污吏对经济发展的蚕食等等影响,中国经济的竞争力与活力都将减弱。尤其“维稳”费用越来越多,当然会影响到对经济的投入。

今年的外交活动可能是中国最困难的一环,虽然年初胡锦涛就要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因为去年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对抗的局面不可能立刻消除。中国化解西方敌意,还是用“收买”这一招,开始虽然有用,但是现在西方国家在接受利益后,并没有就与中国成为“战略夥伴”。尤其美日韩已经结成巩固的铁三角,阻挡中国势力的东扩。

为避免与西方国家直接对抗,最近经常有“新思维”的刘亚洲将军提出“先塞防,再海疆”的主张,把经略矛头指向中亚地区。中国改革开放是面向海洋,现在要转回汉唐年代的“丝绸之路”,虽然“前出塞”、“后出塞”古意盎然,但是历史的大倒退也太明显了,也怪不得有中国学者认为,中国正在终结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

然而这也还是权宜之计,因为向中亚发展固然可能更好控制新疆的东土耳其斯坦分离主义运动,然而面对中共老大哥的俄罗斯,俄国会让出他们的地盘吗?搞不好还可能促成美国、俄国、印度的大三角包围中国。

何况,所谓“先塞防,再海疆”,也只是先后的问题,迟早还是要回到海疆。总之,这其实还是邓小平所主张的韬光养晦策略的继续。中共的扩张主义本质仍然未变。而这个策略能否贯彻,还是问题,因为军方与中宣部对中国外交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们的反民主本质决定他们一定会把美日民主国家当作主要敌人。

现在中国最得心应手的地方在非洲,并且正在把非洲的一些国家经营成为它的殖民地。其影响力之大,使在非洲经营色情事业的中国女人,也害怕当地的中国大使馆而要向大使馆投案。不过要等到中非合作主宰世界,还需要很长的日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