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的《时代周报》“有影响力的时代100人”评选风波未了。据悉,负责该期专题的评论部主任彭晓芸近期面临“被辞职”。而总编位置也有人士变更,引起媒体人对这种处罚本身以及其过程不透明的新一轮批评。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1-01-10

pxy
图片:彭晓芸与《时代周报》时代100人评选(网络资源/丁小合成)

广东《时代周报》去年十二月中出版创刊两周年特刊,在“2010影响中国时代进程的100人”评选结果中,多名曾签署《零八宪章》及声援过刘晓波的公共学者如徐友渔、崔卫平等入围,而前不久被判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赵连海更被选为年度民间人士。该期刊物后遭紧急回收,而副总编辑以及负责该评选活动的评论部主任彭晓芸被要求写检讨。彭同时被强行放假,此后的几期《时代周报》再没有出现她的名字;据悉除了不准参与工作,她还被主管单位广东省出版集团要求在春节前自动辞职。

消息日前在微博的大陆媒体人圈子内不胫而走,并引起很大的反弹。

本台周日联系上彭晓芸,她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一切要等报社最后通报为准:“不方便接受采访,一切以报社官方消息为准,其他的我不方便说。”

据该报社内部消息,对于彭晓芸的去留,仍未有最后定论,但即便最终不需离职,估计也不能再主管评论部了。与此同时,《时代周报》的总编宋繁银也传出被去职,由先后担任过《南方都市报》深度版主任以及网易华南市场总监的资深媒体人陆晖接任。据悉,早前宋就已经被停掉了签版权,也是至今处于被放假中。

无论是撤换宋繁银还是彭晓芸的被要求辞职,到底是哪一级、什么部门根据哪一条、 做出什么决定?甚至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不光外界猜测,连报社的同事甚至当事人本人,都得不到明确的告知。

曾多次经历这种降职、调职等处罚的南方报业资深报人长平,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就是中国特色,缺乏透明的媒体机制。长平:“确实在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舆论环境偏紧,这个时代一百人评选,据我了解,惹得高层有些不高兴。但现在为止,到底上面有什么样的意见,要求做什么样的处理,其实彭晓芸本人都不知道,报社其他人也不知道,所以这也有可能是报社自我审查的结果。因言治罪本身是个问题,而处罚过程不透明是另一个大问题。人治社会的很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和黑幕性,全部是幕后操作。而据我所知,时代一百人,这个宋繁银没有参与也没有签版,但作为总编是不是有人认为,他应该承担责任,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在这种没有明确规则可循的制度也催化媒体自我审查之风。一些公共学者以及独立观点媒体人的时评能否见报,某程度上可作为媒体松紧状况的风向标,以长平为例,上海媒体世博期间不登他的文章;在时代100人评选挨批后,战战兢兢的《时代周报》也称,暂不用长平的文章了。长平说:“自我审查是很可怕的东西,自我审查其实是这个统治包括新闻管制的一部分。包括《时代周报》之前也发我文章,但这个时代一百人这个事情出来之后,他们受到一些压力,通知我说暂时不发你的文章,北方的媒体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世博会期间上海的媒体会说,暂时不发你的文章。其实这并不是宣传部的通知,就是他们的自我审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