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至今已一个月,但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家人和对宪章签署人的打压仍未间断,除了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继续遭到当局监控,与外界完全断绝联络外,刘晓波的父亲近日因为肝病入院,也遭到监视,连宪章签署人之一的查建国,也失去自由活动的权利。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1-01-11

因在网络发起联署要求民主、人权的《零八宪章》遭到中国当局逮捕,被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判刑11年的刘晓波,因为被囚,无法出席上个月在挪威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个月底还连续第二年在辽宁的锦州监狱过生日。

据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表示,刘晓波79岁的父亲近日因为肝病入住大连一家医院,尽管老人家已经不能行走,只能卧床,连刘晓波入狱也无法探望,但沈阳军区仍派出两名军官,到医院监视,目的是阻止记者或其他人采访或探望。而自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公布刘晓波获奖后,行动就遭到监控的刘晓波妻子刘霞,至今仍无法与外界联络,记者本周二曾尝试打电话给刘霞,但电话一直显示忙线中。

信息中心还表示,刘晓波的父亲刘伶下月就是八十大寿,他的几个儿子正商量为他庆祝,刘晓波的哥哥刘晓光,正与当局商议探望刘晓波,但至今未有回覆,自去年七月以来,刘晓光就未见过刘晓波。

除了刘晓波及其家人继续遭到当局打压之外,《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北京异见人士查建国,本周一也被国保警察找上门,警告他不许举行任何欢迎另一名异见人士何德普出狱的活动,也不准参加有关迎接何德普的聚会,对方并表明,如果不听警告,有可能会再将他软禁,查建国本周二向本台表示:“昨天(10日)下午区国保找我谈话,要求我在何德普出狱以后,不要搞任何欢迎何德普的活动,也不要参加任何类似这种活动。”

何德普与查建国都是中国民主党党员,何德普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8年有期徒刑,将在本月24日刑满出狱,对于当局禁止他与何德普会面,查建国认为是既不合法,也不明智,他说:“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合适,而且肯定是愚蠢的,你禁得一时,你禁不了永远的禁止。”

他还表示,其实自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公布后,从去年10月开始就被软禁,直到和平奖颁奖礼结束,但其后人身自由仍受到限制,例如不准参加多人聚会,而任何与外界联系的方法,也都遭到监视。他说:“他们(国保)说了,凡是你要七、八人以上的吃饭,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允许的,我的电话、手机、电脑全部被监视的。”

查建国是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第一任执行主席,1999年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9年,于2008年6月获释出狱。

对于当局继续打压刘晓波及其家人,以及《零八宪章》签署人,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的刘逸明表示,在发起宪章签署运动时,并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宪章如今引起全世界人的关注,完全是中国当局坚持打压所造成的,他说:“正因为当局对《零八宪章》运动的打压、对签署人的打压,导致文件的影响力更大,导致刘晓波入狱,导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以说,当局实际上自始自终的做法,都是比较愚昧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