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张辉在网络上发布69起冤案,并表示这只是冰山一角。有关中国司法不公问题再次引起外界关注,新媒体也见证了公民的维权行动。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2011-01-14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张辉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所整理的中国69个冤案,包括数年来在中国各地的各种冤假错案。他在推特上表示,“司法不独立,冤案频繁出,现行的司法体制已经成了一个制造冤案的大机器。”

张辉所发布的冤案很快引发了网友们关注,这些案例大多是一些“刑事”判例,而后大多发现犯罪嫌疑人根本不存在犯罪行为。实际上在中国有大量冤案,还远不止这69件,张辉表示,“一口气发了好多冤案,每一个案例都比窦娥冤枉多了,不发不足以显露这‘新中国’的司法黑幕,但是即便发了也只是冰山一角。”

很多冤案属于守法良民被刑讯逼供的案例,例如杜培武、李久明、畲祥林、赵作海、李志平等;也有因为政治需要法官乱判的案件,例如,赵连海等;更有法律体系内的自相残杀案例,例如云南昆明警察杜培武、河北警察李久明等。网友表示,虽然大部分冤案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下,但是很多当事人至今无法获得正义。

维权律师滕彪向本台表示,“如果一些律师接触这些案件都来发布的话,这个数量是非常惊人的,我们做律师的都清楚,在实践当中整个司法制度原因导致的冤案是层出不穷,有积累了很多年得不到解决,也有刚刚产生的冤案。”

冤案不能得到纠正,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主事的官员仍然在位,或者得到高升。例如发生在福建福清的纪委爆炸案中的被告人吴昌龙,在看守所被羁押长达九年了,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不作终审判决。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为此上访八年又遭打压和拘留,最后还与游精佑、范燕琼共同因为严晓玲案遭到判刑。外界相信福建当局是因为害怕吴昌龙福清纪委爆炸案翻案,硬是制造出“福建三网民”这样的冤案中的新冤案。

吴华英告诉本台记者,她还会继续为弟弟的案子向有关当局讨公道,“旧冤未结又添新冤,福清纪委爆炸案这个冤情还没有得到解决,结果我去控告的过程当中他又进行陷害,判我一年的刑,大家都知道的福建三网民事件。我现在就这两个事件,向他们提起要求负起监督,他们只是给我开了一个回执单,每年都是这样,这是第八次,因为我有一年在牢狱里面,其实是第九次向人大代表发出公开信,每年我们都向他们发出公开信。我弟弟在里面被超期羁押3455天,我每一天都在记录,在推特上发布一下,告诉大家几月几日,我弟弟已经被严重超期羁押第几天了。”

一些冤案,如果不是社会大量关注,根本难以得到纠正。1999年河南村民赵作海无端被抓走并遭到刑讯逼供,被迫承认杀害另一位失踪村民并毁尸灭迹。但是10年后,“被害人”却活生生地出现,此时赵作海已经在监狱中服刑10年多。赵作海最后获得了国家赔偿,并且得到了当地政法委的道歉,但是法律人士认为这样层出不穷的冤案并没有给整个法制体系带来实质性的促进。

当局在法治改革方面受到政治改革的拖累,但是网络上所浮现的论政形式却已经层出不穷,给网民参与评论公共事务更直观的参考,类似张辉这样的网络公民行动已经随着信息流动的加快而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个体化,让当局自上而下的审查制度也越来越难以奏效。

例如北京人士王荔蕻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消息之后,因为参与庆祝维权行动而被拘押,其后虽然获得释放,但是行动仍然遭到监控,当局并一再要求她写保证书,王荔蕻将此消息公布到网络上,并表示她写下不保证书。

王荔蕻告诉本台记者,“让我写保证书,我写了保证书,我以后还是正常人吗?我一动就要做保证,这不符合法律,按照正常法治社会,没有规定不许做的,都是能做的,然后你在法律之外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这不行。”

此前本台曾经报道的另一个公民行动王小山新闻奖,在星期四公布了最新结果,各个奖项都各有得主,这些奖项背后也大多和社会冤情相关,包括大铁锤奖颁给报道安元鼎黑监狱的《南方都市报》记者龙志;八爪鱼奖颁给报道艺术家到长安街游行的《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Wen tao、Song Shengxia;稻草人奖颁给报道菜农遭到执法者掌掴的《河南商报》记者王文凯;水产蟹奖颁给报道河北大学飙车案的《成都商报》前记者殷玉生;乌鸦嘴奖颁给发布年度人物的《时代周报》评论部彭晓芸;南美羊驼奖颁给毒奶粉家长赵连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