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环球时报》发表七位大陆学者谈诺贝尔和平奖。比起官方在和平奖上的其他发言和文章,七学者的言论口气似乎不那么蛮横,多少讲出了一些值得分析研究的观点。在此我不妨略加评论。

2011-01-14

这篇文章的大标题是:“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对中国崛起的集体焦虑”。按照这七位学者的观点,中国崛起了,西方着急了,想不出别的办法,于是就用个和平奖来恶心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话说得很轻巧,只是七学者都回避了一系列重要事实,那就是中国政府对这次和平奖的疯狂反应。

中国政府不但不释放刘晓波让刘晓波到奥斯陆领奖,而且也不准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出国领奖,还要对刘霞软禁,还要切断刘霞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更有甚者,中国政府竟然对所有它怀疑是要参加奥斯陆颁奖礼的人士,甚至包括他们的家人,统统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禁止出国。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宣布无限期推迟中挪贸易谈判,并警告各国驻挪威的使节不要出席颁奖礼。这些做法比纳粹还纳粹,岂止是焦虑,简直是气急败坏了。七学者对此只字不提,佯作不知,还要替中国政府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那只说明他们自己也知道理亏心虚。

七学者说:“人权问题是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一个结构性矛盾。”这句话可圈可点。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政府接受了人权概念,但是它强调人权首先是生存权。

撇开这种观点在理论上的错误不谈,它使很多人误以为中国政府还是要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一类人权的,只不过按照中国政府的优先顺序,这些人权要等到生存权获得满足之后才会提上日程。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在给刘晓波的授奖词里也说,既然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取得了那么巨大的进展,那么现在它应该在言论自由等人权上也该有所进步。殊不知中国政府对此嗤之以鼻,令外界困惑莫解。

如今,七学者出面讲话了。七学者的讲话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人权问题是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一个结构型矛盾”。这就等于承认,中国现行制度就是反人权的。这就等于承认,中国(确切地说是中国政府)和西方国家的冲突是基本价值观的冲突。

七学者反复声明,中国的发展不会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他们说,中国早就挂了免战牌,不想用侵略扩张的办法争取生存空间,也不想搞新冷战,中国只想通过经济贸易手段,和西方国家实现互利双赢,建立一个和谐世界。

可是正像我早就指出过的那样,在历史上,有的是专制统治集团专欺负外族人外国人,不大欺负本族人本国人,但从来没有过只欺负本族人本国人却不欺负外族人外国人的,因为那根本不可能。别的不说,单单是中国政府在和平奖事件上对内对外的凶相毕露,还说什么“和平崛起”,鬼才相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