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流亡异议作家贝岭先生在《七七宪章》发源地、捷克的布拉格,和当年《七七宪章》发言人,以及关注中国的学者、民众具体讨论《七七宪章》和中国的《零八宪章》究竟有哪些联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2011-01-18

7708
图片:德文版《刘晓波传》作者、著名流亡作家贝岭先生(左),德文版译者Martin Winter(中),与为该书撰写前言的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耶利内克女士(Elfriede Jelinek)(右)在慕尼黑咖啡館会面。(天溢提供)

布拉格,是当年《七七宪章》的发源地。《七七宪章》为八九年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播下了种子。为此,中国出现的《零八宪章》很快就吸引了捷克的注意。在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布拉格查理大学邀请了德文版《刘晓波传》的作者,著名中国流亡作家贝岭先生,专门到布拉格就人们关心的《七七宪章》与《零八宪章》之间的关系问题,进行了一场专题讨论。关于这场讨论,贝岭先生对记者介绍说:“他们还特别请了一个月前曾经参加过柏林论坛的《七七宪章》的早年主要发言人之一,杰瑞先生。他当年是一个记者,后来被官方报纸赶出来了。”

对于这场讨论,贝岭先生首先介绍说,“因为我们都共同认为,这次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与哈威尔的力荐,以及捷克有几百个知识分子的联名都有关系。我也是这次才从杰瑞先生那里知道,不只是哈威尔推荐了刘晓波,而是捷克有相当一批人和哈威尔一起推荐了刘晓波。”

对于讨论的内容,贝岭先生介绍说:“这个部分主要还是我在探讨的。《零八宪章》的捷克文版是罗然女士翻译的,而且是最早翻译,最早交到哈威尔手上的。在我和与会的人讨论这个部分的时候,特别是跟参加会议的杰瑞先生讨论的时候,我们通过比较,普遍认为,《零八宪章》更温和。对于共产党的批评,几乎都是用希望、要求和愿望,代替了对于中国目前的专制制度的直接的批评。

这个部分是和《七七宪章》是有所不同的。《七七宪章》就直接谈到了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当时的共产党政府,在人权和违背于《赫尔辛基协议》等一系列问题上直接有了对于共产党政权的批评。那《零八宪章》直接的只是用了意见和建议。“

对于参加讨论会的捷克人士的疑问,贝岭先生说:“当时与会者问我,为什么这么一个宪章温和度这么大?我说,我个人认为,恐怕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接受这个宪章。所以才会采用了一个非常温和的,没有直接的对于中国的极权制度,和中国政府的人权的批评。

我说,在签名者里面有些是持非常激烈的批判态度的,也有一些是非常、非常小心,平常不愿意涉及任何这一类政治诉求公开信的人。我说,这些人能够在这样一个宪章上签名,很大一方面是为了迁就那些比较小心、比较胆小、比较温和的人。“

在会上,贝岭先生还谈到,他所看到的《零八宪章》和《七七宪章》的另外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另外一个我也谈到,《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七七宪章》有发言人制度,当一个人被捕以后,有另外一个人会站出来。那《零八宪章》从刘晓波被捕后,并没有产生新的发言人,也没有形成一个组织。”

我说,其实共产党之所以会抓刘晓波,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防止组织。一旦形成组织,就会不断有新的人来代替被捕的人的角色。

对于《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的联系,贝岭先生最后强调说,“从《零八宪章》的参照系上无疑《七七宪章》有很大的影响。单只是宪章这个词,在中国就不是一个常用的中国词。这显然是受了当年东欧的《七七宪章》的影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