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记者联合会30号在香港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年度报告;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将对新闻媒体的钳制扩展到对记者个人的打压。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1-01-31

国际记者联合会30号发布的年度报告的题目是:《勇敢的声音:中国新闻自由状况2010》。年度报告说,中国2010年将对新闻媒体的钳制扩展到个人生活空间。

国际记者联合会人权与信息官员萨加加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官员缺乏对记者权利的尊重:

“我们昨天发布的报告,记录了2010年中国官员为了封杀新闻报道对媒体实行干预的案例。中宣部对记者下发禁令,禁止报道某些自然灾害和医疗事故等事件。违反上级指令的记者要么被开除公职,要么遭受被抓进牢房等威胁。我们呼吁中国当局让媒体自由独立地、忠于职守地运作。我们也为中国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们准备了一本手册;手册讲述了记者的权利和责任。当局需要承认记者的权利和责任。”

萨加加表示,有理由对于中国迟早能实现新闻自由抱有希望:

“我们的年度报告也讲了,有些事态发展是令人鼓舞的。去年,温家宝总理曾高调肯定言论和新闻自由,指出媒体在推动公开行政方面可以有所作为。中共23名老干部去年10月发表公开信,要求政府停止对媒体的审查。我们也与中国记者协会的同事们保持接触和对话。中国是国际社会一个正在崛起的游戏方,不仅要向世界表明它在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水准方面很行,在让人民和记者更加自由、更加推进民主方面也很行。我相信这一切将来会发生,至于什么时候发生,我不能准确预言。”

贵州政治评论家曾宁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出现严重倒退:

“中国的新闻自由应该说是严重地倒退了。这和主管这方面领导人的政治倾向有直接的关系。比如说李长春、刘云山,观察他们两个人的话,实际上反映比较保守。这也直接导致中国目前媒体的现状,比较江泽民、曾继红时代应该说是严重倒退了。比如说像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样重大的新闻事件,我们如果纯粹从新闻的角度来说,它也应该是一个重大的具有国际影响的事件。但是像《贵州日报社》这样的在贵州最大的一个新闻媒体里面正规的记者那里都一无所之。那么,可想而知中国政府在控制新闻、封锁新闻方面无疑是复杂的。的的确确达到他们要掌控的舆论,控制新闻媒体这样一个目的和效果。”

这位评论家表示,一些地方官员试图笼络和收买媒体从业人员:

“中国的地方或者部门用金钱,用经济物质利益去笼络收买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尤其是记者。而这些新闻媒体、新闻从业人员的话,由于有记者这样的身份,往往在目前中国这样一个严重地实行新闻管制、舆论控制的这样一个国度,他们走到哪里往往都是被奉为上宾,走到哪里他们都是受到相当高规格的接待。”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年度报告也对香港、澳门特区政府对新闻媒体的限制提出批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