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被关押在河北高阳劳教所的河北保定维权人士徐义顺,连续10几天胸闷、咳血、发烧,病情危急,监狱方迟迟不肯送他去医院救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2011-02-14

徐义顺的妻子刘南萍星期一晚间在电话中告诉本台记者,徐义顺本来就有心脏病,今年1月6号再度被警方押回保定市高阳劳教所后,他的心绞痛反复发作,却没有得到任何救治。刘南萍说,丈夫星期一在电话中告诉她,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要她做好最坏的打算。

“再说他现在咳血、发热、胸闷还疼痛。就是他肚脐以上脖子以下,左半胸部这个地方特别的疼。”

刘南萍说,高阳劳教所的医生连血压都没有测,就诊断徐义顺没有心脏病,而是“体内带状疱疹”引起的疼痛,就是不肯送他去医院。

“在劳教所里就给他开了点儿抗病毒的药,板蓝根,还有止痛片。常规的检查应该给他量血压,做个心电图,这些都没有,就是给他好了好脉,看了看舌苔。就说他是体内的带状疱疹。”

刘南萍告诉记者,她不相信丈夫得的是“体内带状疱疹”,而高阳劳教所之前就经常误诊劳教所在押人员,让她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进去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学员发烧,咳嗽好长时间了,他们所一直按感冒给他治,检查了一下,化验了一下,发现是肺结核。”

本台记者周一晚间致电高阳劳教所,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记者就“体内带状疱疹”的诊断依据请教旅美医学专家金福生。金医生表示,“体内带状疱疹”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需要经过严谨的病毒学诊断才能确定。金医生告诉本台记者,根据徐义顺口述的病症,高阳劳教所的医生应该首先排除他是不是有呼吸道感染或者是心脏病。

“应该这样说,首先要排除常见病多发病。发烧、胸闷,气短不短?这些要根据常见病医疗。心肺系统,因为冬天首先呼吸道感染,然后再排除心脏方面的病。关键要去看医生,当地的医生按照诊断的顺序逐一排除得出诊断的。”

徐义顺笔名孔繁重,人称“山东老孔”,原系《民意》杂志社记者,曾参与寻找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并一直为刘晓波、郭泉等异议人士人鸣不平,为此,他曾多次被软禁或治安拘留。去年8月,徐义顺因为心脏病发作被允许保外就医。但今年1月6号,当地警方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徐义顺押回保定市高阳劳教所“过春节”。北京民间组织“阳光公益”发起人刘安军是徐义顺的好朋友,对徐义顺目前的境遇,刘安军表示愤慨。刘安军说,在他看来,高阳劳教所的医生对徐义顺的病情妄加诊断,并不是医生的医术真的有那么糟糕,而是别有用心。

“因为我也在监狱里呆过两年,一般如果你有病他们恨不得你死在里头才高兴呢,省事儿了。所以,在里面他们不可能给老孔去看病。”

刘安军告诉记者,高阳劳教所如果再不尽快将徐义顺送往医院救治,他的病情恐怕不容乐观。刘安军表示他目前正在积极帮助徐义顺聘请律师,准备对高阳劳教所延误其病情的行为进行起诉。

“我现在也正在想办法跟律师沟通。也不是说那么简单的,也是很难的。因为在国内的维权律师受到高度的打压以后,现在有很多的律师被取消了营业执照。面对这种打压来说,关键不是他一个人,是很多的。所以,现在为数不多的这些维权律师还是抗争在第一线的也是很少的。因为他们也忙不过来。还有一个请律师,律师费我们不用给,因为他们都是维权律师嘛,他也体谅到我们的难处。可是,车马费,来回来去跑的费用呢,老孔家也是相当的困难的。所以,我们也得想办法为他筹集这部分钱去。”

徐义顺的妻子刘南萍最后希望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呼吁更多民众关注徐义顺的近况,争取让他早日保外就医。刘南萍说,今天是西方人的情人节,她却只能在电话里听着丈夫虚弱的声音,实在令她心酸不已。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