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上周四突然在互联网上短暂现身,并告诉朋友自己长期与亲友隔绝,精神面临崩溃。这是刘霞自去年10月和外界断绝联系后,首次和朋友接触。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2011-02-20

据香港“明报”本周日报道,日本放送协会(NHK)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刘霞在与外界隔绝120天后,忽然在元宵节当天深夜在网上现身,以即时通讯系统与外界联系。消息称,双方一开始以语音通话,可以听到刘霞本人的声音,不过由于杂音过大,两人遂改用文字交流。刘霞称,刘晓波一家人都成为人质,她至今只和刘晓波见过一面,觉得快要崩溃了。刘霞强调,当局仍在对其实施严格的监控。日本放送协会的报道引述这名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当局对刘晓波家人的监控至今没有任何松动,这次能和刘霞取得联系纯属偶然。当局今后会持续采取监控措施。”

纽约中文期刊“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对刘霞在网上短暂现身表示惊讶,因为他前一天还和刘霞在国内的朋友通话,大家对刘霞音讯全无表示担忧。不过胡平表示,他相信这一消息是真实的,得知刘霞目前心理已经面临崩溃,让他非常难过。

“推测应该情况是等于把她软禁,不要说不能接触电话、电脑,另外恐怕连出门、下楼大概都不太被允许,就跟坐监狱差不多。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还要惦念刘晓波的状况,我想这对她来说是非常沉重的压力。”

据报道,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去年10月8日宣布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天,刘霞即被警方控制,将她带往辽宁。10月10日她在锦州监狱与刘晓波见面,告知丈夫获奖的消息,之后两人再无见面。10月18日左右,刘霞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络。胡平表示,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刘霞的处境更加艰难。

“正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从各个方面对中共当局有很大的压力,(当局)既然现在不想在这种压力面前做任何让步,那么必然会采取更恶劣的手段。”

北京青年作家、“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阿丁对中国当局侵犯人权、长期软禁刘霞的做法表示愤慨。阿丁说,这其实反映了中国领导层内心极度的虚弱和恐慌。

“因为它怕了,怕一切涉及政权有关的一些人和一些言论,所以要控制、软禁她,不让她发言。其实和当年缅甸军政府软禁昂山素姬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刘霞现在也是一个符号了,可以把一些词汇都在赋予她的身上,像民主、人权、自由等等。而且刘晓波的一切东西现在都在她身上,她是丈夫的替身。所以当局会控制她和外界的联系就是怕引起一些波澜,比如像类似今天‘茉莉花革命’渺小的一个小行动引起当局莫大的恐慌,其实他们怕的就是这种联引效应。”

“明报”称: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局是想先逼垮刘霞,继而逼刘晓波出国。刘晓波向来不愿意以传统的“保外就医”方式流亡海外,而是希望留在中国,但当局仍未放弃以各种方法逼他出国。阿丁表示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在他看来,如果刘晓波身上还有什么软肋,那就是妻子刘霞。不过,阿丁同时表示,他相信有关当局的这种如意算盘并不会得逞。

“我感觉他是会相信刘霞会挺过去。刘晓波虽然很爱很爱他的妻子,但是他不会轻易就屈服,否则他怎么就会是刘晓波呢。”

另据报道,本周日是刘晓波父亲刘伶的八十大寿,一家人原定庆祝,但最终取消。刘晓波弟弟刘晓暄说,父亲仍然住院,身体尚可,但对于祝寿活动有些顾虑,加上北方风俗“过九不过十”,最后决定取消。刘家至今没有收到有关刘晓波的任何音讯,也不允许去监狱探望他。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