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黎雄兵和李和平星期四上午,在北京机场出境时遭边检人员拦截。这是自星期天“茉莉花聚会”以来,发生的首起此类事件。自去年10月8日,诺贝尔和平奖宣布颁给刘晓波以来,已有众多律师和学者被禁止离境。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1-02-24

自去年10月8日,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宣布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服刑中的异议人士刘晓波后,中国当局为阻止人们出席颁奖礼,曾禁止一批维权人士及学者出境,有的被告知今年一月起,可以出境,不过,三月将来临,未见当局有丝毫松动。星期四早上,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国内业务主管黎雄兵律师和曾为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及法轮功辩护的李和平律师被禁止前往日本东京。黎雄兵当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边检的部门说有关部门通知,限制你出境,没有其它任何理由也没有书面的手续。”

记者:当时是您跟李和平一起出境的吗,同时的吗?

黎雄兵:不是同时,我一个人,然后到里面之后我发现李和平也在。

记者:登机牌都拿了?

黎雄兵:对。边检就是说有关部门的通知禁止出境。我问了,无可奉告。

在去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前,多位维权公民被禁离境,包括莫少平、江天勇、李苏滨、刘晓源、唐吉田、张博树、崔卫萍、贺卫方、郝建等。曾有边防人员告诉他们理由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

黎雄兵说,以为限制令已经解除,但没想到还是被阻拦:“前不久一段时间我是知道的,知道被限制了,所以我刻意自己没出去。这一次我以为可能跟诺奖这些都过去了,然后我是一个正常的学术交流,所以说我以为可以出去。”

有评论认为,“茉莉花革命”给当局带来新的紧张,而2月27日将进行代号“两会”的再次聚会,令当局更加严控出入境人士。

李和平告诉记者:“今天早上,我们准备坐中航的八点四十的飞机到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那儿有个学术交流。我是早晨六点多一点就到边检那个地方过,就拦下了不让走,就说有关部门指示限制出境。”

记者:您问了吗,这个有关部门是谁?

李和平:北京市公安局。我说北京市公安局这么大,我上哪儿去找?是哪一个部门,哪一个?他说,不能说。

李和平说,当时他已办好登机手续,当边检人员在电脑中输入他的护照号码后,立即作出反应:“登机牌包括护照交过去的时候,他只要挑一下护照号码一看,说你等一等,又叫了一个人过来了,那个人他们就说要核实,最后的是不让走。”

李和平首次出境被拦截是在2008年11月27日,启程到布鲁塞尔领取该年度的“欧洲律师人权奖”,在机场遭到拦截,第二天才获悉是北京市公安局下达的指令。他说:“连这一次已经是第五次了,并且每一次都不给任何手续,也不给任何说法,最早的时候2008年就禁止了。”

记者:前一次是什么时候?

李和平:2010年1月份到香港去。

被禁止出境的多位公民对记者表示,他们相信当局有一份“黑名单”,而李和平也表示认同,但强调,当局的做法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和中国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权利:“就是一个‘黑名单’,就是北京‘黑名单’上的人。联合国人权宣言,‘任何人都有权离开自己的国家和回到自己的国家,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在中国这里边有一些人,上了黑名单的人都不能够得到保障,这和中国宪法上尊重保障人权,落实依法治国的这种方针是相违背的,也不符合中国政府对外承诺的这种国家责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