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律师李庄,还有三个月就要刑满释放的时候,薄熙来及其死党恐于打黑内幕之曝光,又使出了杀手锏,忽然高调声称发现了他的余罪,这似乎有点出人意料之外,但假如读者看过我去年发表于《纵览中国》网站的一篇文章,就会早有心理准备,我并非说自己有先见之明,而是有切肤之痛,我在坐牢前也对中国法律认识浮浅,难以想象官员徇私枉法的疯狂,现在,薄熙来在重庆的精彩表演,不仅仅在于毒化了善良的老百姓的心灵,还在于彻底地破坏了仅存的一点点司法设置和程序,而李庄二次受审提供了更为有力的新的例证。

2011-04-01

正因为这样,著名律师傅洋,以怀念为中国法律体系重建呕心沥血的父亲彭真为名,曾发表文章,提出了“最大的腐败是公权力的滥用”的观点,不点名地批评了薄熙来,但他的力量是微乎其微的,他的部下李庄被诬陷判罪,使他留恋其父在位时的司法状况,但他应当知道,不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单靠个人品质是没有希望的,薄一波和薄熙来也都吃了文革时代的苦头,为什麽不像彭真父子这样,其原因在于地位和既得利益,二者截然不同,试问,薄熙来自2007年12月1日赴山城履新之后,谁能制约他的权力呢?胡锦涛和温家宝自顾不瑕,太子党与共青团内斗不止,他为了摆脱贺国强对他以前贪腐案的追查,必得杀出一条血路,而李庄和许多律师一样,为了多拿律师费而撞到了他的枪口上,换言之,薄熙来最担心重庆多如牛毛的冤假错案为世人所知,而傅洋等律师的京城背景,令其寝食不安。

显然,他杀鸡儆猴,恨不得一出手就置李庄于死地,但当时他的权势还不够大,习近平还没有公开地赴重庆声称支持他,他还没有从胡锦涛与贺国强手里转危为安,而如今,他倡导的唱红打黑不仅波及社会各界,而且,成了全国监狱系统改造犯人的成功模式,既然,全中国已变成一座国保封网的大监狱,那麽,再给李庄安排点刑期,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不可小视皇储习近平的公开表态,因为目前中国实际上已形成两个政治统治的核心,胡温配似乎已属于“过去式”,而习薄配则是“未来式”,除非江泽民,李鹏等,即他的后台即刻死掉,中国的红色灾难才会嘎然而止,否则,2012年之后,可能中国将倒退三十年,重庆的五十万个监控镜头将以几何级数扩散全国,他的全国最大的信息中心将覆盖全球,王立军设计的红雨衣将罩住所有的梦想,薄熙来首倡的红歌会将淹没神州大地,到了那个时候,反对薄熙来就是“黑社会”,像李庄这样的敢于挑战他的律师必死无疑。

不过,眼下中南海高层的内斗还处于胶着状态,从薄熙来与王立军的燥动不安分析,他还有点信心不足,王立军在人代会前后的异常活跃,可能基于这样的考虑:薄熙来如果不能改变已有的习李接班体制,他可补上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留下的位置,而王局长深知自己听命于主子,积怨太深,他不想留在重庆,成为下一个文强,他想紧随薄熙来的步伐,进入全国人大谋职,而人大是制定和颁布法律条文的,故此,他3月9日,事先约好了大连大学的某教授牵头响应,“联合来自12个省(区、市)的439名代表,共同提出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法〉,以严刑峻法惩治食品、药品领域严重犯罪的议案》,名义上是严厉治裁造假的罪犯,实际上,想通过大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让主子为自己预留职位。

至于他自曝常以出租车司机身份微服私访,更是无稽之谈,薄熙来搞了270个专案组,足够王立军听取汇报了,他哪有时间开的士?何况的士司机被人劫杀是中国社会的常态,他不会那麽傻气,据我所了解的薄熙来,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指派秘密特工,监听电话和跟踪电邮,他有中国西部最大的信息间谍网,还需要冒生命危险开出租车吗?那麽,为何他要大炒微服私访的新闻呢?

原来,李庄之案震动山城,败在手机监控,他从北京奉命出发,开着手机,一路上都给王立军指引着革命方向,他的一切活动,包括到桑拿浴洗澡,约当事人吃饭,和北京总部联系,等等,都尽在特务们的掌控之中。所以,案发之后,事件惊呆了律师界,使他们知道了手机的利弊。于是,自此去重庆的律师们学得聪明了,他们随时随地要不断更换电话卡,以保逆旅平安,这就使王立军大失所望,十分头痛,显然,跟踪一个人绝非易事,手机没了信号,就增加了薄熙来枉法追诉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王立军编造了常开出租车的神话,等于告诫所有的到重庆去的,企图用放大镜找问题的人一个明确的信息:你来重庆山城,不可能不坐的士,也就有可能落入他编织的红色法网。因此,他又一举两得:既可向外界谎称自己深入实际,又可以震慑所有对重庆批评的人士。

我想,薄熙来政治上每走一步都是深思熟虑的,如同前述王立军提议立法与开出租车暗访一样,他对李庄余罪新的起诉,也是一个系统公程,之所以此时隆重推出,是基于国内外的复杂形势,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和中东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之后,中南海高层的内斗不得不减弱,他们对外表现了空前的假象团结,胡锦涛在去年12月7日,指派李克强到浙江省推进公租房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同时,也首肯习近平下重庆表态支持唱红打黑,这使薄熙来命运大有转机,他在2012年18大召开之前,岂能容忍李庄从狱中带走更多的有关他的负面消息,因此,他指派王立军找人写了举报信,呈送检察院,然后再重审李庄,估计最起码要对其加刑五年,到那时,薄熙来既使拿不到国家最高权力,也将退休,到新加坡颐养天年,下一个接手重庆烂摊子的官员,要面对数以千计的冤假错案,而李庄可能已被他们遗忘和忽略。

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在公布消息是试探外界的反映,薄熙来羽毛丰满,可能不需要试探,他是蹲过大牢的中共高官,王立军是在法庭上当过被告的警察,他们知道如何“玩法”,已经抓住了李律师的把柄,也准备好了起诉内容和程序,甚至拟好了新闻稿,他们下一步再重判李庄,是想收到预期的效果:不论他人和太子党,还是与共青团有何交情,只要进入山城陪都,落到他们的手里,必置其于死地,他尽用铁的手腕,严厉惩罚,既可自保贪腐的家人平安,又能彰显魄力和胆略,给腐败罪行累累的江泽民,李鹏等人一个定心丸,中共利益集团正急需像薄熙来这样的人,他可以借毛泽东当钟馗打鬼,永保他们的财富和地位世传,尤其是薄熙来以文强案阻断了中纪委对他的调查,贺国强亲自下重庆对其示好;而汪洋的广东低调大面积反腐,又把李长春逼进了薄熙来的阵营,薄瓜瓜的西藏游照片,则凝聚了陈云后人及其追随者的向心力,张某卿操办的媒体又连篇累牍地吹捧薄熙来,贬低温家宝,使许多海外媒体迷失了真相。

因此,李庄的再审重判,原因不是来自他的余罪,而是薄熙来的遗恨,它不仅仅是一桩个案,它标志中国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酝酿着动乱的红色年代,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喜怒哀乐,就足以决定着一批老百姓的命运,律师都不能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何谈小小的草民?于是,成千上万的唱红歌,读红书的重庆人,满怀着对“薄泽东”的崇拜,登上了万里长城,他们展示了中国愚民用血块支撑的背景,任凭薄熙来独领风骚。

然而,红色是血,是痛,是疯狂,是死亡。薄熙来,这个60年代的红卫兵,在他晚年孤注一掷,重蹈覆辙,不惜李庄案踩碎法律的尊严,为自己夺得权力,也许他会得势于一时,但不会疯狂于永远,因为中国离不开世界,网络使整个地球已变成了一个小村庄,封网挡不住所有的眼睛,假如有关他贪腐和枉法的罪行昭示天下,他将众叛亲离,必将倒在来自重庆的红色海洋中,忍受着他的政敌对他的惩罚,而其惯用的践踏法律的手法,则全部来之于薄熙来的师传,他和王立军的下场都是血腥的,悲惨的!

所以,李庄不必失望,他的家人和律师同行也不必焦虑,中国民主化的变局是铁定的,中南海官员的政策调整和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只能延缓它的进程,并不能阻挡历史的潮流,李律师应当认识到,由于风云际会,他成了薄熙来搞内斗的牺牲品,判一年半与判十年刑,性质是一样的,不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也就没有独立的司法可言,如同记者一样,假如不把律师当成饭碗,而当成事业,就可能倒在专制统治者面前,李庄的翻身必得有待于社会的裂变,问题是,还有多少人将步李庄而去,中华民族为何如此不幸?余罪和遗恨何时才是尽头?!

2011年4月1日于多伦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