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都认为自己是社会的栋梁、人类的先知,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急先锋。正因为如此,中国的文化才有了不朽的地方。

2011-04-14

因此,每当政治、社会碰到了危机,总是有了不起的知识分子跑出来,拯救时局、改良上进,以为党国的兴亡都是他们的责任。所以我们说知识分子虽然毛病不少,也容易自视清高,但是他们往往是很有社会良知的,总是走在时髦和世俗之上的一群正人君子,应该给予必要的尊重和敬仰。

但是,你也许会说如今眼目下哪里还有那么多值得尊敬和敬仰的知识分子?世道变了,大家都学精了,就连知识分子也良心大大地坏了。

你如果有这种想法,也许没有错。我所说的良心至上知识分子是理想意义上的,在历史上不断出现的具有典型性的知识分子。中国当前的社会是反理想、超历史的,有中国共产主义特色的极不正常的社会,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固然还有,但是却是越来越少。

比如说中国目前的作家圈子里面,像刘宾雁、刘晓波这样有社会良心和勇气的人就不多了。聪明调皮的老百姓还专门编了一首“作家之歌”,来描述这个中国作家界的不幸的沦落。

他们说:“一等作家政界靠,跟上官员做幕僚;二等作家跳了槽,帮着企业编广告;三等作家入黑道,翻印淫书换钞票;四等作家写文稿,饿着肚子耍清高。”

所以说,搞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家已经沉落,斯文早已扫地。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