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家Jacobs是《纽约时报》的记者,他有一篇报道很有趣味。他说茉莉花在中国是香片茶、而不是反抗,所以茉莉花到中国就变质了、没有作用了,不像在中东,好像引起什么革命啊、反抗啊。所以他提出一个问题来,这个问题现在被西方某些研究中共的专家所注目。

2011-04-25

这些专家现在并不是赞成,而是一种悲观论。就认为中共这种高压,关于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民众的抗争种种,我就或者关、或者杀,反正我就用最高压的手段,维持它的政权不变。

所以这个模式好像美国人已经看到了,甚至怀疑这个模式好像非常有效;同时又好像有弹性,再加上配合所谓经济成长,每年是百分之十左右的增长,也解决了好像许多问题。

如果一方面经济成长帮它解决问题,一方面又用高压的手段使一切反抗的人在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把它灭死了,那么这个统治就永远可以下去了,无所谓民主了。跟当初尼克松打开中国的门户,希望跟中国做生意,然后中国知识界也受美国思想界的影响,或者到美国读书;然后生意人也出现了,中产阶级出现了,这样就会对选举式的民主会发生兴趣,这样中国就会走上民主化。

这本来是西方政治理论中间一个所谓近代化,就是有中产阶级兴起,中产阶级把民主就带来了,这一套说法本来他们是很期望在中国实现的,始终实现不了。早在国民党时代他们就有这种看法,后来共产党革命以后,当然很长的时间是封闭的,所以没有办法谈。

但是毛泽东示意要跟美国交好的时候,美国这个幻想又回来了。所以过去几十年是在这个幻想之下,所以美国一再给中共所谓的最优惠国的待遇,使它经济可以发展起来。在经济发展上果然有效,市场也打开了,中国也出现了所谓企业界了,但是基本上它还是用共产党的统治来做生意的。

所以它这个市场不是一个普通的自由市场,而是一党控制的市场。不讲思想,思想你们爱讲什么、就讲什么,只要不推翻政府,都可以讲。所以到今天共产党是用一百二、三十个国营企业,由它企业的人、都是党员,来经营中国的经济。

所以它发财是在党内的,负责的党员跟他的家属在中间占到了很大的利益,这就是所谓贪污腐化的根源。所以在这样一个贪污腐化、不用其极,这个政权能维持到今天,其原因就在此,所以中共非依赖这个模式不可。

自从去年刘晓波拿奖以后,它的凶狠的面貌不光是在中国国内原形毕露,在国际上大家也第一次看清楚原来中共是如此得凶狠,而且如此不讲礼貌、不讲文明。一切都玩最厉害的,金钱加上权力,这两个加起来,使它现在根本不在乎西方了。

从前西方对它有压力,现在是西方经济反而衰弱,在这个情况之下,它就有恃无恐了。我们看看四个月以来,中共抓的人之多,是不能想象的。从异议人士到教会、还有艾未未事件,这个引起全世界的、艺术界的抗议;维权律师、网民被抓的,也不知道有多少。虽然联合国出面,共产党外交部的发言人还跟他们说你不要侵犯中国的司法主权。

在这种情况之下,外国人可以说已经对中共是束手无策了,所以才想到中共这个政权、这个方式是不是可以永远有效。

中共恐怕要把中国人口一分为二,一半是公安局的看管人员、报告人员;另外一方面是被看管的对象,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它的政权。那个政权是不是能够长期维持下去,那我就非常觉得有可疑了。如果是这样的政权能够维持,那么我觉得应该中国今天还是秦始皇的时代。

现在共产党说他们有三亿人是中产阶级,这三亿人中间许多都是支持共产党的,他们的利益跟共产党是打成一片。是不是有三亿,我不知道;大概一、两亿,一定是有的,因为共产党员本身就有7千万人。

他们说现在中国不能搞民主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农民太愚昧了,这个话是江泽民早在十年以前就公开说出来了,现在又有许多人继续这个论调。事实上这些人并不是没有知识、而是非常有知识;而且会用电脑传递信息,而且也讲得非常清楚。

所以中国的老百姓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愚昧、而因此就不能搞民主、因此也不想要自由,只要能赚钱、就服从政府到底,我想这个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