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异见人士秦永敏被国保第六次传唤,半个月内第二次抄家,一些文稿被查抄,而一名替他寄包裹的大学生一出门即被抓捕,目前失踪。此外,湖南访民李健及辽宁访民桂林因到北京王府井参与茉莉花集会,被当地国保约谈,目前一逃亡一失踪。

2011-04-29

武汉异见人士秦永敏,周四上午10点第六次被户籍警察以秦永敏违反了有关监督管理规定传唤,同一时间内,市国保人员又进行抄家,抄走了《为刘晓波致国家主席》等七篇文章和两本用于记事,通讯纪录的笔记本。近四个小时传唤后,秦永敏被允许离开,但是警方却不按照程序将《传唤证》和《扣押物品清单》给秦永敏,在费了很多口舌及坚持下,两样东西才被允许带走。

秦永敏周五对本台记者表示:那个叫王辉的警察谩骂他,但秦永敏表示,他从没有做什么坏事,只是写文章,总是待在家里,很少出门。秦永敏还透露,就在周二,他要求一个叫凌浩波的大学生上门帮他寄东西,结果出事。

他说:26号晚上,有一位大学毕业生到我这里来,他叫凌浩波,我托他办点事,发一个特快专递,里面没有信件,只有相片和我的一个判决书,同时还有其他一些事情,结果他一走出我家门,就被三个人抓走了,我反复跟他联系没有结果,后来人家从网上看到了消息告诉我,抓了以后把东西都收去了,威胁以后两个小时才放了他,放了以后叫他第二天也就是27号下午在武汉科技大学等他们再见面,他去了以后又叫他到青山区一个花园,去了以后这个人就没有下落了。

秦永敏非常担心这位大学生的安危,希望了解更多关于他的消息。

近两个多月来,中国大陆民间每个周末的茉莉花行动触动当局的神经,因此,无论是异见人士,网络人士,访民等在各地失踪,被抓等情况普遍。

湖南访民李健周五对本台表示,就是因为参与了茉莉花北京的集会被国保盯住而逃往外地躲藏的。

他说,在北京的一个访民说有这么一个茉莉花行动,我说,如果可以推动中国的民主和公民正义,我愿意付出生命,我到了北京王府井一趟了,北京回来的路上,他们就给我打电话了,我的电话他们是监控的,我是三月一号去的,四号回来的,三个国安部的人就审问我一天,要求我别离开家,他们每天给我打几十次电话,我不接,最后把手机关了,可能要将我(抓捕)被失踪,我就藏起来了,没办法。

李健还透露,辽宁一个叫桂林的访民跟他一样的情况,但目前失踪。他说,有一个叫桂林的,他是东北辽宁的,他被失踪了,我们在北京还见过面,他回家后就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被调查,可能会被软禁,他要我注意一点,我一到家结果也是一样,我就走了。

秦永敏表示,从目前来看,当局因茉莉花行动抓捕,软禁异见者的情况有所收敛。

他说,不管怎么说,最近还是有一些好消息,一方面他最近抓人开始抓得少一点了,应该说有所缓和。另一方面,4月28号《人民日报》上有一篇文章,“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这个情况是这样的,从来中国体制内都不乏大量明智之人,但是他们的说话没办法表现出来,包括温家宝,他的一些很有理性的话在国内也不准传播,何况一般的体制内的人呢,但是话说回来,当局可能自己也意识到这个事情迟早得解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