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制度的漏洞、政府管理的失职和人性之恶的综合作用,顺利完成了倒萨之战的美国,却在战后重建时期爆出最大的丑闻。美国宪兵在伊拉克制造了虐囚案,伊拉克囚犯受辱,阿拉伯世界愤怒,美国在世界上蒙羞。同时,在关于倒萨之战合法性的激烈争论中,虐囚案为反美者提供幸灾乐祸的口实,也让亲美者感到痛心疾首。

毫无疑问,从公布的有限虐囚照片上看,虐囚案的确令人发指,特别是那些涉及性虐待的恶行,对于信奉伊斯兰教的伊拉克人和阿拉伯世界来说,简直是信仰和民族的双重奇耻大辱。

尽管,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之后,伊拉克的人权状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境内外恐怖主义和本土反美武装的存在,使伊拉克仍然处于战时状态,不断的局部战斗和恐怖袭击,使普通百姓的安全仍受到巨大的威胁,日常生活也有诸多困扰,使美军占领伊拉克的合法性越来越受到置疑。现在,少数美军虐囚,不仅是对战俘人权的践踏和对伊拉克人的侮辱,更是对美军付出的牺牲的亵渎、对美国国家信誉的损害、对美国大中东民主化国策的阻击,而且是比任何外力阻击更有威力的阻击。比如,西班牙向恐怖分子屈服的撤军,对美英联军的伤害远远小于虐囚案。再往深里说,参与虐囚的美军,也是在间接地挥霍美国纳税人的巨额税款。

也就是说,已经为铲除暴君萨达姆作出重大牺牲的美国,现在却要为少数美军的恶行付出更大的代价。在这种恶行所造成的代价的背后,美国在人权保障上的制度漏洞和政府管理失误,肯定也难辞其咎。

倒萨之战的成败,最终取决于一个和平民主、主权独立的伊拉克能否出现。在这点上,美国除掉萨达姆政权,仅仅是帮助伊拉克人清理了地基,而民主伊拉克最终的成功与否,关键取决于伊拉克人的意愿和作为——对美国的信任及其合作。那些曾经在萨达姆的统治下受尽奴役的伊拉克人,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他们欢呼的“解放者”之中,也会犯下肆意践踏人权的恶行,伊拉克人对美国的信任危机将加剧,使本来就重重困难的联军当局雪上加霜。

如果美英联军一旦无法控制住伊拉克局势,6月30日的移交权力也就难以顺利完成,那么,正如有些西方和美国的某些舆论所言:美国的倒萨之战,很可能是一场“赢得了军事却输掉了道义”的战争。严重受损就不止是美英两国,更是伊拉克百姓,以及阿拉伯和全世界的民主事业。

好在,1,美国具有比较健全的救济制度,可以发挥亡羊补牢的作用。率先揭露这一罪行的是美国媒体,虐囚一经爆光,从政要到国会,从媒体到公众,谴责声浪遍及全美国,司法对有关责任者的追究也迅速启动,多少弥补了虐囚案所造成的巨大损失。2,布什政府在伊拉克建立民主的意愿仍然坚定,也在汲取以往的教训,不断调整伊拉克重建的策略。3,伊拉克人,尽管对美军占领日益不满,但对建立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仍然具有多数共识。4,现在的伊拉克局势,还在联军可控制的范围之内,萨德尔之流的投机野心家还只是少数,根本得不到什叶派多数的支持,并正在找到联军的围攻,其覆灭的命运指日可待。5,联合国在权力交接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正面。

所以,6月30日的如期交权还能够实现。

2004年5月15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