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今年的“六四”二十二周年是尤为敏感的日子,从近期李方平,黎雄兵等维权律师先后被约谈和恐吓等动向看,中共政权的紧张程度如同紧绷的琴弦,不亚于以往任何时期,但意味深长的是,刘晓波还在狱中望断天涯呢,“六四”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却忽然亮相,不论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国务院属下的文化部有意所为,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歌声唤醒了国人“六四”的记忆,或许开启了中国政改的新契机。

2011-05-06

据海外媒体报道,“六四”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六四”之后被驱逐出境,二十年后的今天,侯德健再度在北京登台献唱。有人为侯德健解禁高兴,甚至认为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中共当局粉饰太平的作法。五月一日,侯德健在北京鸟巢参加了“滚石唱片三十周年演唱会”,与《龙的传人》原唱者李建复压轴登场。

我想,分析人士可能是对的,但我们必须承认,他的再次露面本身就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因为假如有人公开站出来,对“六四”事件稍微表达一点与官方不同的看法,都立即得遭到封杀,更不用说国内媒体的公开报道,而侯德健以歌唱家的身份出现,则成功而巧妙地绕开了敏感神经,却向心灰意冷的民众,提出了严峻的问题:拒绝遗忘,平反“六四”!

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较之过去,有大幅提高,于是,拜金主义瘟疫般地流行起来,人们渐渐地淡忘了“六四”,不,说是“尘封”可能更准确,因为八九“六四”事件,以血与火的惨痛教训,使小民百姓懂得了一个真理,要从中共手里夺回民主权利,绝非易事,吃点喝点玩点无所谓,如果想搞“三权分立,多党轮替”,必得叫你出血,所以,大部分人的民主热情之洪水被官方逼进了“金钱至上,物质享受”的渠道,一发而不可收拾,这正是眼下社会道德沦丧,对弱势群体冷漠,毒食品,毒奶粉等泛滥成灾,群体性事件频发的根源所在。

实际上,中国人并不缺乏政治热情,不缺少同情心,也都向往自由和民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民族的劣根性,我们太自私,太狭隘,太小气了,太热衷于内斗,也就太不幸了,总是不走运,如果我们的领导人当年刚看到学生们跪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陈情表”时,就赶忙走出来扶起孩子们,接受他们关于“反腐败,反官倒”的建议,该有多麽好啊!不用说国库的钱可以更多地留下来,用在刀刃上,就是中共官员自身吧,多少人和家庭可以免于坐牢,掉脑袋和妻离子散;同样地,假如“六四”前夜,群情激昂的孩子们,能够听取赵紫阳的含泪奉劝,见好就收,回校复课,中国肯定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吧,至少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海外的报道说,香港《明报》表示,演出主办方“在最后一刻拿到文化部的批文”,允许他在九万观众面前上台演唱。现场不少观众惊叫“他居然解禁了”,“简直就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现年五十五岁的侯德健,因创作歌曲《龙的传人》而闻名两岸,他于一九八三年赴大陆发展。一九八九年五月,他在天安门广场为声援民主运动与另外三人发起绝食,被合称为“四君子”,其他三人为刘晓波、高新、周舵。一九八九年“六四”凌晨,在戒严部队大军“压境”就要“清场”的千钧一发时刻,侯德健和周舵等人挺身而出,和解放军谈判,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流血牺牲。可是,在官方封锁和洗脑下,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于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所知甚少。

我想,最后一刻拿到批文,这说明上面有分歧意见,而文化部的部长恐怕也不能定夺,应当是国务院的主要领导点头吧!因此,把它与《人民日报》的有关言论自由的社评,温家宝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吁,朱镕基赠送《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李克强四月五日回北大谈及民主,等等,联系起来看,我们已经清楚地悟出了一个道理:民间有什麽想法和诉求,党内就有什麽观点和希望,既使是“六四”这一敏感的话题,依然有一些中南海的领导人,倾向于拨乱反正,重新评价“六四”。

侯德健此时此刻的复出,通过他的歌曲《龙的传人》不仅使年轻人重温这段历史,而且探寻它失败的原因,记忆可能是苦涩和悲愤的,但理性和宽容必须占据我们的心灵,现在,中国经济形势比较好,正是愈合历史伤口的最佳时机,不妨先成立一个“六四”真相调查委员会,尽快公布事实真相,对死难者家属予以经济补偿,在政治上恢复名誉,对罪行直接参与者予以训诫和赦免,然后,以“六四事件”的教训为锁钥,开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建立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

然而,之所以用文艺演出的委婉方式释放善意,正说明党内改革派不是中南海的主流,也就是说,温家宝等人处于弱势,也更急需民众的支持。尽管侯德健的歌声非常感人,但无法打动更强硬的权势者的心灵,而他们本身也是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只不过继承了糟粕和垃圾而已,“龙的传人”有世代勤奋的优良传统,也有你死我活,争斗不已的秉性,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对这一套权术轻车熟路,对毛泽东的“斗争哲学”坚信不移。

打开浩如烟海的《二十五史》,我们看到的帝王将相,都在宫廷里尔虞我诈,既使近现代的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等等,都莫不如此,直到如今,领导人还是这样地缺乏包容心,也就没有和谐,以致连用艺术方式嘲讽中共极权专制的艾未未也面临着监禁。

这就是说,经过“六四”血与火的考验,中国的统治阶级没有多少长进,他们沿用斗争哲学,当出现不同声音之时,不是用选票和讨论,而是用刀枪和监禁,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同时,更为可悲的是,一些民运人士也由失望转为悲情,主张以暴力对抗社会,他们不接受历史的教训,不回应党内改革派的善意,不顾及普通老百姓的忧虑和利益,只是空喊吓人的革命口号,和自负浅薄的蛮干,因此,在社会裂变,民主转型的新时期,再次与良机失之交臂。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六四”后,侯德健被大陆驱逐出境,改为潜心研究《易经》,并在九二年移民新西兰,淡出了“民运圈”。后来,他在台湾电视台讲风水、命理、占卜,彻底告别音乐、歌坛还有“民运”。尽管如此,侯德健的“北京登台”还是引起了揣测:这一“六四”代表性人物重新被大陆官方容许,走入公众视野,是否带有政治信号?

让我明确地告诉读者我的想法:侯德健果真没有白读《周易》,他深知“变”的哲理惯穿于这部古老典籍的始终,中国的民主转型不是哪个政治人物的灵感使然,它是人类社会潮流的指向,因此,我相信,这一事件正如去年温总理公开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胡耀邦一样,都是中共党内改革派的勇敢的博弈信号,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唤醒社会良知,而且在于推动中国进步,并启发民众的思考,接受历史性巨变的教训,该出手时则出手,该妥协时则妥协,更不要因为我们处于最黑暗的夜晚,就失去了对星空和明月的渴望,每一个新旧时代的交叉点上,都会有血和泪,但愿我们不要辜负了侯德健的歌声,更不要误判了形势,只做了可怜的旁观者,我们应当把自己的声音汇进《龙的传人》歌曲的海洋,让海洋托起太阳!

2011年5月6日于多伦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