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共政权,也在不断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最近,温家宝的欧洲之旅,就是最新的展示“亲善”的国际秀。所到之处,皆有政府间的联合声明,每个声明中,又都有关于“人权对话”的条款。

然而,说归说,做归做,只要国际压力还不足以威胁政权利益,口惠而实不至的作秀外交就不会改变。于是,联合国、美国的政府和国会、世界知名的主教和学者、国际非政府的人权组织……这一切似乎颇有声势的国际努力,并不能改变杨建利博士的囚犯命运:正在融入世界的中共政权,根本不在乎国际社会的持续呼吁,在长期超期羁押之后,判处杨建利五年徒刑。

这就是温家宝欧洲之行后、中共与西方的又一次人权对话。只不过,温家宝访欧的人权对话仅止于“谈谈”、“沟通”,而实际操作的对话则是“决无协商余地”,公然践踏人权依旧。那些寄希望于“胡温新政”的国内外善意,再次看不懂这个自称“负责任”的东方大国了:

它的领导人,越来越具有平易近人的外表和温文尔雅的笑容,言谈举止之间,颇有点开明务实的风度,也决不再讳言人权、法治和民主,甚至还会承认中国的人权现状多有必须改善之处。然而,它的司法机器却在“依法治国”和“司法为民”的口号下,越来越充当著执行独裁意志、镇压民间异见、剥夺自由和迫害人权的工具。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下,制定了“颠覆罪”、“煽动罪”、“间谍罪”、“泄密罪”、“邪教罪”等刑事罪名还不算,还要利用“贪污罪”、“受贿罪”、“金融欺诈罪”、甚至“嫖娼罪”……来打压媒体、拘捕异见者和制造文字狱。刘荻案、杜导斌案、欧阳懿案、罗永忠案、南都案、刘水案……一个接一个。杨建利即便拥有美国绿卡,并得到国际主流社会的持续而广泛的强烈关注,也决不“灵活对待”。

毛泽东时代,无法无天,老毛公开宣称“我们就是要独裁!”大张旗鼓地打击异己和实施阶级灭绝。后毛泽东时代,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胡温,一党独裁的制度延续著,敌视民意、拒绝自由、迫害人权也延续著,却披上了华丽而炫目的现代化装饰,被御用精英们定义为“开明的威权主义时代”,终将走向自由民主的前奏。

稳定高于一切的对内改革之成败,全系于这个独裁党的存亡,离开了中共将天下大乱的远景预期,恫吓著、收买著和欺骗著越来越信奉利益至上的子民;与国际接轨的对外开放之断续,也全赖于现政权的稳定与否,崩溃的中国将导致世界的大劫难,劝诱著、哄骗著和吸引著国际资本和惟利是图的政客。而这一切的最大资本,居然是这个政权所绑架的十三亿百姓,杨建利不过是十三亿人质中的一个。有了这么丰富的人质资源,尽管百姓们仍然是只允许三呼“谢主龙恩”的臣民,却在精英们操控下,争先恐后地与现政权的“亲民秀”合作,外国政要和资本家也在巨大市场的勾引下,前仆后继提与现政权的“接轨秀”合作。

毛泽东说:我们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完全受惠于毛泽东的制度遗产的当下权贵们,已经“唯物,太唯物了”,眼中只有利益、利益、利益。对内讲不择手段的经济人理性,将特权者辩护为市场经济中必然形成的利益集团,将人性定义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对外讲实力决定一切的“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将国际关系定义为“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实际上,仅仅是为了保住特权集团的最大利益──独裁政权的稳定。

于是,犬儒化的中国从政权开始、由高官们示范、通过精英们来普及,已经深入到孩子们的摇篮旁,不择手段的厚黑变成了母亲的奶头。犬儒是聪明的,也是乖巧的;是懂礼节的,也是成熟的。君不见,那些有幸给党魁、总理写信的小学生,在媒体的大肆炒作中,显得那么知恩遇、懂礼貌、有志向,在文化苦旅中巧舌如簧的余秋雨,也未必能那么会说话。

这样的中国,既得利益者们已经坐稳了暴富者的位置,占据著在名利场上纵横驰骋的制高点,他们一脸幸福,却心如死灰;事业有成,却尊严丧尽。这个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上,无论万里长城的历史多么悠久,秦陵兵马俑多么灿烂,唐诗宋词多么豪放,鼻烟壶和工笔画多么精巧……唯一没有的就是大写的“人”,不拿自己当人,也决不拿别人当人!不珍惜自己的人权,也决不捍卫他人的人权。

迫害吧!践踏吧!我是流氓,只能助纣为虐;我是懦夫,只能冷眼旁观。

2004年5月1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