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上周五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国新闻自由和国际中文广播媒体的研讨会,在台下听众提出对“稳定”的问题之后,立即引起台上台下积极反响。一名听众甚至忍不住站起来主动发言,回答“稳定”只是在保证共产党政权的稳定,实际和国家经济的稳定没有关系。

2011-06-07

下载视频

这是一场完全以普通话为主轴进行的研讨会,由BBC中文网主办,国际主要中文广播媒体的执行高层也都到受邀到伦敦出席。台下则是坐着许多正在伦敦攻读大众传播的中国留学生,也有许多从小就收听海外中文广播而今在伦敦做研究或是教书的学者。台上演讲者不论普通话是否是母语都是使用普通话发言,然而尽管有“中式普通话”、“英式普通话”和“美式普通话”,在海外没有限制言论和不用担心发言后会被逮捕的担忧下,开放台下提问的交流时刻擦出会场最多火花。

一名叫纽卡索的心理学博士提出,中国政府对稳定的定义和当局设定标准是什么的问题,这立即引起很多讨论。例如,美国之音亚太执行主编张晶就剖析指出:很多百姓对文革时的情况有恐惧,而将这种恐惧利用起来维持目前权力的利益分配和理由,他认为这样是一种阴谋。特别是稳定这种大的口号,往往被劫持成为维护目前权力,和利益分配现状的借口。就在讨论到“稳定”的转折点时,笔名黄河,来自约克大学物理学博士的听众,忍不住站起来挑明“稳定”的意义:稳定有一个点,这个点就是不要影响到共产党的稳定,(他的言语一出立即引起满室哄笑)。他进一步表示,共产党和英国政党不同,国家经济稳定不稳定对共产党一点不重要,国家经济不稳定,英国政党可能就会因为民众不选他们而要下台,但是共产党不怕这点,稳定只在维护共产党政权的稳定。甚至文革时有民兵斗争问题也不在乎,只要最后是共产党最高领导人的稳定,就是胡锦涛的位子必须稳定。不过,这时主持人有意阻止他继续发言,而台上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部主管布朗博士,反问这有什么不好。黄河继续说:对他(胡锦涛)是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这种稳定最终会造成压力锅式的爆炸。

研讨会台上的演讲也都是有备而来,《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资深研究员艾德琳很明确地告诉台下听众,自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的新闻自由情况就日益恶化,当前镇压新闻工作者的情况,是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她说:特别今年二月份中文网站出现“匿名”的茉莉花革命,遭逮捕、刑事拘留、非法被失踪和骚扰新闻工作和网络活动,显示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对媒体的管制。此外艾德琳也表示,根据中国当地新闻工作者说,预料2012中国高层政治领导的变化也可能促进这种困难的局面。她也说,此次镇压并没有吓倒中国内的新闻工作者,当地仍存在渴望网络信息和国际新闻报导的受众。

《美国之音》亚太执行主编张晶也在台上演讲时谈到,新媒体对大众传播媒体的挑战,在目前资源更少的情况大众媒体要如何做得更好,他认为需认识国际广播媒体的独特性,必须更为增强可信性,而且对内容的质量的重视要比开拓新的传播途经更为重要。主办机构BBC中文部的总监李文,更是从许多方面思索当前国际中文广播面临的挑战,并提出对发展前景的看法。

在会后,这名来自中国的学人黄河接受记者的访问。他表示,他从小就在广东收看香港的电视新闻,收听海外广播,“六四”时他读小学,就从香港的电视直播看到军队进城开枪的事情。他再度表示,实际上文化大革命时不稳定,但是国家领导根本不会紧张,只要他们权力稳定就行了。黄河也表示,到了21世纪,中国人民连一张选票都没有这是说不过去的,而中国由13亿人民组成国家,主管国家的政权却不是人民可以决定,是非常不正常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张安安发自英国伦敦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