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最重要的问题莫过于中国。

2011-06-13

中国,最重要的问题莫过于民主转型。

王天成先生新著《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正是为了回答我们时代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实可谓应时而生,应运而生。

王天成先生是宪政学者,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92年因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被捕,判处5年监禁。1999年写成“论共和国”长篇论文,首发于《北京之春》2000年11月号;此文辗转传入国内;2005年,有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叶中出版《共和主义之宪政解读》,其中大量引用王天成论述而未加注释。是故,王天成向周叶中等提出学术剽窃诉讼。周叶中是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2002年曾到中南海为胡锦涛温家宝等讲课;后来,法院判定周叶中没有学术剽窃。此判决公布后备受争议。

2008年初,在受难学者机构(Scholars at Risk)和学者拯救基金会(Scholar Rescue Fund)的帮助下,王天成来到美国,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西北大学、纽约大学等学校做访问学者。《大转型》一书就是在此期间研究与写成的;自2010年12月起,中国人权旗下的《中国人权双周刊》分期连载,全书不久将在香港出版。

《大转型》一书,主题宏大,涉及议题相当广泛。作者提出要建立“民主工程学”这样一种学问。“它的主要任务是研究民主转型的发生原理、动力机制,探讨民主转型的战略、模式、路径、步骤、节奏;研究民主政体的制度设计、宪法选择,探讨民主转型完成后如何巩固民主、提升民主的质量、使民主持之久远;预测民主转型过程中有可能发生的政治经济危机,寻求化解危机的策略、方法”。

作者强调要学习和吸取前人的和外国的种种经验,尤其是学习和吸取第三波民主化的种种经验。对一系列有争议的问题,诸如革命与改良的问题,暴力与非暴力的问题,作者都力图首先从概念上予以澄清,并进而给出了自己的主张或说明。

《大转型》一书富于建设性。例如,未来民主中国是采用总统制还是采用议会制?如何安排转型期间的选举顺序,全国性选举、省级选举和县级选举,何者为先何者为后?什么样的制度架构最有利于处理民族问题?怎样实现转型正义,即怎样对待过去侵犯人权的罪行及罪行的执行者?等等。作者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并阐明了其理由。无论你是否赞同作者的每一条建议,你都可以从这些论述中获取教益。

《大转型》一书还具有强烈的论战性。作者用了不少篇幅,批判“伪渐进主义”和“民主会乱”等一些六四后颇为流行的错误观念。这种批判无疑是十分必要的。作者的大部分观点我也很赞同。只是我以为这种批判还可以更细致些,要注意到,同样的概念,在不同的语境中,其含义可以大不相同。

譬如说,在国内抗争第一线的很多人也自称“渐进”,但是他们所说的渐进是什么意思呢?愚公移山,挖一点算一点,这当然是渐进了。然而,愚公们何尝不愿意一举而搬掉两座大山?只是自家力量不够而大山又冥顽不灵罢了。等到某一天,天帝被愚公精神感动,派两个神仙把两座山背走了。愚公不会对天帝说:“不,不要一下子就把两座山都搬走,太激进了,应该一点一点地搬,渐进嘛。”

再者,如刘晓波所言:“自由的力量在于践行。”如今的知识分子,也许人人都会背诵“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连前些日子人民日报发表社评提出“要宽容异质思维”,也引用了这句自由主义名言。但问题是,不少人只是抽象地谈论这句名言,遇到因言获罪的具体案例,却从不肯站出来表示抗议。乍一看去,坚持言论自由算不得激进,但它却击中了极权主义的阿基里斯之踵。现在中国的问题不是有太多的人只肯坚持这种“渐进”,而是有太多的人不肯把它兑现,不肯把它当真。

作者也提到“伪渐进主义”,因此,我以为,把各种各样的“渐进”加以区分,再分别讨论,效果会更好些。

王天成这本书,为国人研究讨论民主转型问题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文本。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转型者都应该读一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