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获取保候审,结石患儿家长赵连海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时以“喜忧参半”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还呼吁当局早日释放被判刑五年的另一位患儿家长郭利。

2011-06-23

关注民间维权活动的艺术家艾未未星期三深夜获“取保候审”回家,同样因维权被当局判刑后获保外就医的“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对此表示忧喜参半,他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称:“首先在对艾未未这个事件上来讲,官方一直就没有采用过正规的法律手续来对待,是不公平的。包括关押了这么长的时间,80来天,也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对待。这个取保候审实际上是可以随时再抓回去。忧的就是担心官方仍然会随时那样(抓人)。”

赵连海曾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六个月,后在各界舆论的压力下,去年12月底获保外就医,但仍然被限制自由,在家每天被十多人看守。他目前担忧的是还有更多的良心犯,包括刘晓波、谭作人仍在狱中。

他说:“再一个忧的也是更多的良心犯,非常多仍然是在监狱里。我们叫得上名的就有刘晓波、高智晟、冉云飞、王荔蕻,还有昨天晚上许志永又被强行的从家里带走。所以说艾未未回到家并不是官方的一种善意调整,而是由于方方面面的压力。”

今年二月以来,有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被关押,社会矛盾日益尖锐,他认为当局应该反思,“他们应该更多的自我反思反省。这样继续不讲法律的去做事情只会产生更大的社会矛盾,这是不利于这个国家,不利于这个社会的。我们更多的民众应该就他们做出的这些非常错误的行为,表示出我们应该表达的态度,那就是必须要批评,要谴责。”

而另一位较少受到社会关注的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去年被广东潮州中级法院再审裁定,敲诈勒索罪成立,维持5年刑期,曾多次上诉及申诉,但一直没有下文。他的父亲郭先生告诉记者:“申诉了,任何消息都没有,就是没有回答,还是上次他妈和律师去过。”

记者:有没有写信给你们?

回答:来过一封信,简单的也没说什么特殊情况,那个也不允许带出。我们也写了,也把他女儿的照片寄给他,但这封信不知道收到没收到。因为这儿跟那儿通一封信大约要一个来月(或者)四十天吧。主要就是狱方收到信后要审查,然后往外寄也要审查。时间很长,耽误得很。

郭利目前在广东揭阳服刑,3月下旬,其家属首次获准探望。他的母亲说,郭利拒绝认罪,由于环境恶劣,身体越来越差。

赵连海呼吁当局尽快释放,“据我所了解,企业和当地的这些司法机关串联起来,然后陷害郭利。对于郭利的这种遭遇是非常痛心的。我们也期望,我知道郭利现在在进行申诉,所以期望包括相关的部门站在人性的人道的角度和态度出发,不要在继续地错上加错,争取让冤案早日结束,让郭利早一天回家。”

赵连海及家长上个月曾到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追问赔偿基金的使用情况,遭到拒绝,“结石宝宝之家”唯有向民间发起募捐。

他说:“我们刚刚启用了支付宝。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包括香港用支付宝来支付有一些不便利。然后,国际账户我们考虑在稍后再启动,比方说以银行的方式,稍后再启动。先在国内先启用支付宝,让更多的民众来参与。”

患儿家长蒋亚林说,刚启动十天的账户已收到数万元的捐款,“现在我们是向社会公布了一个,寻求大家捐助的一个账户。全部公开的,查询密码和账户全公开。到目前为止(获得的)是捐助了(是)三万多块钱,是14号开始的,6月14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