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成都孙先生来信就日前发生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表看法,他观察到,微博在传送消息和反映民意上起到了重大作用,因此,他也建议本台考虑开设微博:

2011-08-15

“最近我开通了新浪微波,非常的好,特别是动车事故期间,得到了大量的最近消息,也再一次看到了成千上万万民的心声,一致声讨草菅人命的铁道部,叫国内各大主流媒体汗颜,他们是被中宣部警告而一律封口不谈动车事故的原因和反思,只能报道如何抢救伤员,违背了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职业精神,可是在微波上大家如潮的评论,充分体现的广大的民意,大量的事实报告外加图片,体现要求公正,真相,看到了国内网民公民意识的觉醒,可以设想,正是由于网友的巨大压力,才使得温总理亲自去了事故现场,并要求严查事故。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新闻记者,很多的网友写的微博非常的好,怪不得凤凰卫视的评论员说,现在的新闻媒体从业人员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新闻已经不完全被媒体掌控,要不断的改进提高,与时俱进。

我最近收听贵台的很多Call-in节目,如民主沙龙,听众来电,不同的声音等,来电交流的人员并非中国的主流之声,退休人员,打工人员,感到的是社会边缘人员居多,有些谈论的话题不清楚,思路不清,不知所云,威廉的节目中经常有无聊的听众互相的谩骂,使得节目的质量下降,高水品的评论观点少,再加上短波收音机受到严重的干扰,只能通过互联网上收听,我觉得严重的背离了贵台的宗旨。改进的方法是贵台应适时的在新浪或者QQ开通微博,大量的咨询通过微博传递,也能受到主流社会的接受,即使被封闭了,可以重新再开另一个微博。加上普通话的节目时从晚上11点开始播出,比较晚,如果收听所有的节目要到凌晨,影响休息和工作,如果是微博的话,就可以白天收听,效果一定好,我就是由于长年晚上收听节目而失眠,但是无法不听,因为贵台确实很好。“

主持人:谢谢成都孙先生的建议,我会将您的意见转达给本台管理部门,请他们参考。

主持人:广东邓先生来信介绍,他有30年的工龄,主要从事会计工作,由于邓先生为人耿直,所以屡次得罪一些官员,造成他多次岗,如今又再度面临失业的困境。而且因为找工作的压力,可能暂时无法给本台来信。下面是邓先生的心声:

“我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为我是一个正直的会计,不想和那些腐败分子同流合污,我的良心不允许去做违法的勾当!才造成今天的结果,但我不后悔,相信明天会更好,不管今后我的生活境况怎样我将一如既往收听你们的广播并保持和你们联系。

最近大陆发生许多事,20几岁的郭美美爱摆阔,把中国红十字会那张虚伪的嘴脸撕了一小块,我觉得还不够,可惜没有了下文。京珠高速公路大客车着火死41人,铁路温州动车追尾40人命丧黄泉,政府的做法好像给了钱了事,国家的钱真多,百姓的命最贱,很不公平!

再回头说说我从事财务工作的体会,大陆的体制造成许多弊端,人的良知被贪婪的恶魔吞食,人的诚信被金钱腐蚀,一个铲车装卸工不给好处就不给你装卸货,一个部门小主管连回老家(从广东韶关到安徽宣城)的火车票314元也开口让你掏腰包,部门经理更是有事没事找我们企业经理一个月总要来4.、5次KTV泡酒吧,连包小姐的费用也要企业来看数,企业经理们也乐得去付账,酒吧高兴开大数,这样三方都皆大欢喜,美其名曰:搞活经济,共同富裕。类似这种事情经历太多,企业老总自己也不干净,总爱虚伪,开始拿我当枪使,打击另一些人,后来招架不住就把我推上台面,让我成了众矢之的。

我就看不惯这种无耻的行为,20年的财务工作让我换了6个工作地点,平均3年多就离职,最长的也就4年,从广东清远。中山。珠海。四川成都。安徽合肥。到现在的广东韶关,转了一圈又回来,这次在韶关打工是从2009年10月开始到2011年8月不到2年,看来我的性格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快50岁的人是没有希望了,下次再择业就只能去选择看大门,2002年下岗至今我从事过的职业有加油站的加油工,停车场的值班员,茶叶加工厂看大门,食品公司出口报关员,货运货场开票员,运输公司会计等,2007年3月至11月是我失业最长的时间,那些日子令我刻骨铭心,深知人一旦失业意味着什么,尤其是上了40岁以上就倍感焦虑,现在的用人单位总要求35岁以下,条件优秀的顶多放宽到40岁。

我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尤其是我从事的财务工作,如果没有很“有来头”的人推荐一般企业单位是不敢用你,现在又流行使用美女来担当此项工作,即能管财又能带出门。

我不想写了,等我重新找到工作后再写信告知你们。“

主持人:答复邓先生,谢谢您的来信。祝愿有一技之长的您,能够顺利找到一份好工作,在一个廉洁的工作环境,展开新的职业生涯。

主持人:昆明听众湘子先生在六四22周年之际发来文章‘湘子忧天录。前几次节目中,我们聆听了湘子忧君、湘子忧民两个部分。今天要选读的是湘子忧国。请和我一起欣赏:

“辛亥百年,”共和“六十二年,”六四“二十二年。涛声依旧,歌谣依旧,独裁专制依旧。唯一的起色是刘晓波先生获得二零一零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湘子在一片密不通风的红色恐怖里看到了希望,但依然高兴不起来。刘晓波老师被关在大国监狱里,”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被封锁、被屏蔽、被过滤、被干扰、被妖魔化,大国民众被牢牢蒙在鼓里。湘子侥幸从停播前夕的”BBC“短波广播里获悉这一切,信息来源与民运人士无关。

湘子忧国,不是担心亡国。大国国君动不动就以“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说事,而大国国民呼和者甚众,俨然“中华民族到了最安全的时候”。湘子担忧的是:夜郎自大的大国历史究竟还要不要前进?被一代又一代国君践踏、摧毁的人性还要不要修复?

现在的国君的确“与时俱进”了,他们不再害怕亡国了。他们只害怕亡党。所以,国君的维稳经费明目张胆地超过了国防预算。鲁迅先生说,猴子再也成不了人了,因为几万年来猴群中想用两只脚站起来走路的猴子都被猴王打压了。撒切尔夫人说,我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这个国度里,根本没有新思想。泱泱大国活脱一个放大了的猴子世界,猴王的统治是“稳定”了、“和谐”了,而猴子也就永远是猴子了。试看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而中国百姓放鞭炮庆祝、日本遭遇“3.11”而中国网民鼓噪叫好,大国国民的猴性如何剔除、人性如何修复?

今天的国君集团,堕落、腐败仅仅是其表象,问题的实质是它的反动。以“历史上最好时期”蒙蔽民众顽固阻挡历史的进步仅仅是它反动本质冰山一角。它无法无天。它为所欲为。它指鹿为马。它颠倒黑白。它男盗女娼。国民的人性、良知统统被它践踏、破坏。民族的利益、前途通通被它出卖、牺牲。它的一切目的和手段仅仅是为了维持它的统治。更严重的问题是,大国国民已经不知不觉被它奴化,有意无意地听从它的指挥,服从它的安排,它指向哪里,国民奔向哪里。国君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五类分子”的女儿立刻嫁不出去;国君说,要“拨乱反正”,侨眷子弟立马摇身变成香饽饽;国君说“六四”事件是“反革命暴乱”,国民即刻万马齐喑对民运人士讳莫如深;国君说,大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不是被误炸,大学生即刻上街反美游行示威;国君说,美国总统“sorry”了,游行学生立马鸟兽散……国君反美反英反日是因为西方“敌对势力”有碍国君的独裁统治,而国民间的反美反英反日情绪与行动究竟是为了那般?尤其是美国,从二战期间的巨大人力物力援助中国抗日到帮助台湾政权实现民主,再到监督大国的人权状况,再到绝大多数国民免费使用的微软软件,大国国民没少受其恩惠啊,你不懂感恩也就罢了,何必恩将仇报呢?国民与国君“良性互动”至此境界,大国国民的奴性如何剔除、人性如何修复?

我们的老祖先“北京猿人”——国君的教科书如是说——没有以“历史上最好时期”为由大搞“稳定压倒一切”、“和谐社会”,我们中华民族才有后来的灿烂文化;林肯没有以“历史上最好时期”为由大搞“稳定压倒一切”、“和谐社会”,美国也就废除了黑奴制度;肯尼迪没有以“历史上最好时期”为由大搞“稳定压倒一切”、“和谐社会”,美国才消灭了种族歧视,今天的黑人奥巴马也就当选了总统……当今的世界,以“历史上最好时期”为由大搞“稳定压倒一切”、“和谐社会”的成功样板,除了山上的猴王就是中南海里的胡锦涛了。可怜的大国,你能不忧乎!

主持人:听众朋友,刚才是成都湘子先生的湘子忧天录当中关于忧国的部分。下个星期,我们将聆听最后一部分湘子忧天下,请届时收听。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