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副总统拜登本月访华之前,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通过媒体和舆论,要求拜登将释放高智晟的问题向中共提出,期望通过美国的强力施压,促使高智晟长期被中共失踪的问题获得解决。拜登到中国之后,也确实向中国提出高智晟问题,但是像无数次碰了软钉子的遭遇一样,拜登没有从中共那里得到确切东西。

2011-08-29

维权律师高智晟是被中共以荒唐罪名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所谓缓刑,就是并不收监执行,而是缓刑期在社会上观察;观察期间没有收监执行的必要,那么期满后就不再执行刑期了。然而高智晟在缓刑期间却屡屡被中共警察关押失踪,现在更是缓刑期满依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论是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还是国际社会众多的NGO组织和众多的民主国家的政府和议会,无论怎样谴责中共罔顾法理和情理,中共就是不理不睬、摆出你奈我何的嘴脸。

高智晟的妻子对于高智晟的被失踪极度痛苦,她说这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远比判刑、入狱更为担忧、揪心。中共不仅在法理上对高智晟无法无天,对高智晟施加的肉刑、虐待和精神迫害,也是骇人听闻。

高智晟在自己讲述失踪遭遇的文稿中,谈到中共挑选五个显然以毒打、虐待人为专业的警棍,用黑头套将他绑架到不明地点,昼夜毒打折磨;几天毒打折磨之后,使高智晟身上流的汗淹没脚脖。期间电刑、电击和竹签狠刺身体器官等下作手段,层出不穷。而高智晟在无休无止的酷刑和饥饿中讨饶时,不仅逼迫高智晟诬蔑自己、编造受到善待的笔录,还逼迫高智晟编造与数个女人乱搞的细节,娱乐那些警棍,并试图从精神上摧垮高智晟。

中共对于高智晟的亲属也是卑劣手段用尽,将逼迫高智晟编造乱搞女人的笔录让耿和知晓,殴打高智晟的妻子并实施24小时的贴身跟踪;就是高智晟年仅3岁的儿子,也由警察贴身跟踪,以此从身心和社会氛围折磨高智晟一家。

落到中共手中,有良知者,鲜有不遭受身心折磨的。但是像高智晟这样受到国际高度关注和援救,中共依然毫无顾忌、公然用流氓黑社会手段大肆迫害,则展现出中共的迫害中还有显而易见的特别仇恨。高智晟究竟因为什么原因、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中共对他特别仇恨而采用不是人的迫害手段?

首先是高智晟揭露了中共最为血腥、丑恶的一面,以律师专业的严谨和详实材料,充分证明这种揭露分为中共残害他人和自己两部分。如揭露中共大肆残杀法轮功和其他维权人士,手段残忍、卑劣到了流氓土匪也难得一见的程度。高智晟律师专业水平的揭露无疑敲到了中共的牙根上,因为这不同与刘晓波等人缺乏反响的政治表态。高智晟的揭露是活生生、血淋淋地摆在了国际、国内,这种揭露让人们印象深刻、立场鲜明,自然也会让遭到揭露的丑类恨入骨髓,并在高智晟落入他们掌握后,兽性大发。

其次高智晟在维护他人和自己的权益上,展现正义凛然和不屈不饶,他的维权在国际、国内产生强烈影响和反响。今日中共已经不太在意对它一般的斥责、嘲讽,但是还十分在意有广泛强烈影响的事实披露。因为这样的披露让中共毛发毕现、难以躲藏,又会在国内外形成强烈舆论和反对力量,甚至不是脸面问题,而是危及中共妄想永世强占的政权。所以中共对这样的挑战它暴虐统治的人,彻底消除、或至少让其在社会和大众中消失。

还有一点也是让中共恨得牙痒痒的,便是高智晟发布声明退出中共,像抛弃垃圾一样,抛弃他曾加入的这个团伙。中共历来将加入其团伙者视为家奴,是死是活都要供其驱使的;而一个家奴竟要舍弃主子,在主子心中引发的恨意,可想而知。

高智晟的险恶遭遇让人们见识了中共凶残、卑劣,但是高智晟的遭遇绝非仅他一人,更非绝无仅有。其实任何具有高智晟维权特征的维权者和知识分子,落入中共警察手中,都会像高智晟一样历尽磨难。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