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胡锦涛继续抱着“我走后,管它洪水滔天”的心态,只求任内无大事、安稳交班;而温家宝也只能讲讲空话,不能付诸实施;虽然变革无望,但他们和他们继承者的权威与前辈不能同日而语。更由于私有化和市场经济带来的社会空间,他们无力阻挡民间社会力量的发展,逐步退让是不可避免的。

2011-10-26

这种退让已经发生,还将继续发生下去。40多年来体制外的民主力量不断以不同的方式发出声音、聚集力量,产生了雄厚的历史累积。虽然屡屡遭到镇压,但还是不断增强能量,作为一个非严密组织化的反对派阵营,已经形成。

由于刘晓波成为中国境内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对派人士,对反对派有相当的振作效果,并吸引更多的国际支持,给当权者带来极大的国际压力和社会压力。由于国际交往的扩大,香港、台湾形成的示范效应,贫富悬殊、官员腐败造成的强烈触动,中国的公民意识正在加速增强,并促使维权抗争运动的持续高涨。而党内也有越来越多有良知、有责任感的人士,敢于站出来讲真话,并且联合起来讲真话。

中国反对派阵营的日益强大已经不可阻挡,特别重要的是主要在国内产生、并公开坚持了十多年、其领导成员付出上千年徒刑的中国民主党,已经形成坚实的道义力量和巨大的海内外影响。中国民主党作为一个和平崛起的、充满理性和建设性的反对派力量,完全可能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时刻,公开走上中国的政治舞台,形成收放自如的组织力量,成为打不垮、拖不烂的事实上的反对党。其后,通过一系列的抗争和博弈,最终可以完全合法地存在,这样中国就走上了转移之路。不断讨价还价,逐步分享权力,最终完成民主转型。

转移之路是颇费周折的,其中的纷争、搅扰、冲突,层出不穷;酸、甜、苦、辣、咸,五味齐全。波兰团结工会、南非国民大会的发展,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目前缅甸的全国民主联盟,也正蓄势待发。

对中国来说,比较平和的转移是比较现实的,也是代价较小的转移模式。要达此目标,反对派阵营需要尽快形成公开、理性的全国性实力,并且唤醒体制内更多有良知的人们良心浮动。据我看来,反对派公开拒绝最适当的旗帜就是中国民主党。在时期未到的时候,本来就在公开抗争的人们可以公开宣告自己是没有组织的中国民主党人,使民主党人像基督徒那样,成为一个很平常、任何人都不会大惊小怪的身份,那么民主党登上政治舞台,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中国的转移模式将会比较平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