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一个问题成堆、每个星期都有很多破坏人权的事情的国家。那么大家每个星期都讲,这些事情就已经平常化了。

2011-11-04

那么,这个问题实际上在西方世界也有很多人做研究。其中最有名的一种学说是已故的美国哲学家、犹太女作家汉娜·阿连德,也就是Hannah Arendt,在描述纳粹德国的大屠杀的罪行的时候,用了一个十分有名的词句,叫做“邪恶的平常化”,也就是“the banality of evil”。

意思是说在邪恶正在发生的时候,仿佛都是由一些貌似平常的人在干,而他们在做恶的时候也仿佛都是在做一些平平常常的事情。比如说迫害和屠杀犹太人的事情,这些看起来好像都是平平常常的事情,因为每天都有、每个星期都有,但是实际上他们在犯下滔天罪行。

在中国邪恶早就平常化了,激不起人们的愤怒了。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但是贪污和浪费已经平常化了;公安局随便抓人、关人,已经平常化了;大家蒙上眼睛、闭上嘴巴,不敢讲民主、自由等天赋的人权,这也平常化了。

在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假话、空话和祸国殃民的无产阶级豪放气概,也都统统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完全平常化了。连上互联网说上几句开心的话、连骂一骂自己的草包笨蛋政治领袖并因此而被捕入狱的事情,也都平常化了。

像抓刘晓波、艾未未、打击各种各样的上访人士的活动,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有些人还被扣上“破坏安定团结”的帽子、遭到阻拦,这样的事早就平常化了。就像“稳定压倒一切”这样的赤裸裸的镇压、屠杀哲学,也完全平常化了。

所以说在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国度里,邪恶的平常化已经使我们成为一个最不平常的国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