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号中国记者节当天,运作不够一年的《京华周刊》闹出停刊风波,《京华时报》总机也对本台称停刊消息属实,但当天傍晚,该刊网站登载最新一期的内容,个中原因令人揣测。

2011-11-08

11月8号中国记者节当天,传出北京《京华时报》打造的《京华周刊》停刊的消息,很多网友都在微博上谈论这一消息。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冯铁飞称:事情缘起《京华时报》移交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之后,与原主管单位《人民日报》之间的矛盾升级,运作受到严重干扰,最悲凉的是那些自己垫付了上万元差旅费的调查部记者们。他们没有等到这个记者节来临。

本台记者周二试图联络《京华周刊》但不成功,本台致电《京华时报》总机。

记者:《京华周刊》是否停刊了?

对方:是停刊了。

记者: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停刊的?

对方:今天知道的。

记者:他什么时候停的刊?

对方:我不清楚。

但是,本台记者打开《京华时报》的官方微博,上面却简单的写有:本刊从未停刊,而后又称停刊消息纯属谣言。很多网友跟贴评论并转发,有的说这是个好消息,有的则认为这背后另有文章。有人还质疑,周刊微博从11月2日之后就从未更新,而之前几乎是每天都有更新。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还有人问,那干吗等半天才吱声呢,而且这么惜墨如金?更有人认为,没有停刊,并不代表没有重大变故。

一名自称三百六十行的网友在其微博称:《京华周刊》变动的主因是母报《京华时报》被收归北京市委宣传部管辖。《京华周刊》目前尚未停刊,但基本只做整合编辑,禁止自采新闻,发行量也有大的缩减。《京华周刊》被要求与《人民日报》脱离关系,刊号被《人民日报》收回,但北京方面又没给新的刊号,现在人员人心不稳。人员可能分流回《人民日报》和《京华时报》,或自谋生路。

《京华周报》是《京华时报》打造的周刊,今年一月份创刊,共有12名采编人员,目前共出了15期。

曾获得联合国新闻自由奖的前北京经济学周报副主编高瑜周二对本台表示:《京华时报》和《新京报〉九月份变成北京市报纸后,权力被削弱,《京华周报》停刊传闻一定跟此有关。

她说:本来《京华时报》和《新京报》都是中央报纸,一变北京市报纸直接由北京市宣传部来领导,过去它可以以中央的报纸到外地来进行采访,不是早就有那么一条嘛,新闻不能异地来报道,这样就限制他们了,你是北京的报纸,就报道北京吧。但北京市又要严格管理他们,对北京的负面新闻,过去他也不受影响啊,我是中央的报纸,北京市也不好插手啊,这一下就把这两个都市报的功能消减得非常严重了,本身他们两家就是被整肃的,再加上这些周刊,一般的周刊比报纸还要活跃,尤其详细的社会新闻事件的报道,经济类的事件腐败的报道,再有就是思想类最强的专栏作家和学者写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在周刊,月刊上发表的。

高瑜还表示,目前中宣部就是执行六中全会的指示,两万多字的六中全会决议提到了执政能力,实际上就是要管好意识形态。她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个人和媒体被整肃。

她说:各方面现在就是大整肃,刘晓波和艾未未是个典型,维稳是硬任务,从社会上不让群体事件发生,该抓人抓人,派武警,警察,保安,从社会手段上是非常严厉的。另外就是主要整意识形态,报纸,出版社和网络,在国内比较有影响的专栏作家,长平也好,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开始被解聘的解聘,赶到香港的赶到香港,今年为了看陈光诚,《新华社》的一个记者被解聘,我听说还有一些搞具体调查的,搞独立调查的一些记者也都面临着被解聘的危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