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寄自狱中的诗“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被译成英文在英国的《观察家》杂志上发表。这首诗倾诉了对妻子的爱情,也表达了对自由的渴望。

2011-11-13

阿尔伯奇所翻译的刘晓波的诗“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是一个节译。一些诗行已被略去,不过诗歌大意还是被保留了下来。诗歌题目中的“霞妹”是刘晓波的妻子、诗人刘霞。

刘晓波既是政治异议人士,也是学者。他有中国文学的根柢,也有对西方文学的领悟。他的“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这首诗好像就有一点现代派诗歌的意味。懂得擅用奇特比喻的英国诗人约翰、邓恩的诗歌的人,会发现刘晓波这首诗算是好懂的:从诗中“我是你的终身囚徒/象不愿出生的婴儿/依恋温暖的子宫”的诉说,可以看出诗人是多么渴求着爱和自由的慰藉啊。

旅美中国问题评论家刘念春表示,刘晓波这首诗表达了他对妻子深沉的爱:

“刘晓波和刘霞出过一本诗集,他写的好象都是现代诗,还不算太朦胧,和象北岛、顾城、杨炼比还不算朦胧。这首诗是对他的妻子刘霞表示一种深沉的爱,他用诗来表达他的内心世界。这首诗里面我认为他已经把话说明得非常明显,他表现自己对妻子的爱。另外,实际上他们之所以不能团圆,是专制、是黑暗使他们不能团圆。他即便出去,在国内生活还是生活在黑暗之中。所以要选择黑暗,我还不如选择在你体内,就是两人合为一体了,只有在她体内才能得到安慰。”

这位评论家表示,民主是刘晓波的政治追求:

“共产党现在对刘晓波仍然不放。刘晓波已经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也就是说世界已对刘晓波的行为做出了答复。他只不过是一种思想表达。这种思想表达还是希望中国走上民主社会。中国共产党不放他,实际上也就是向世界宣布在政治上绝不后退。它现在根本就不改革,就是经济往前走,而经济目前好象也是进入了死胡同。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进行政治改革。要是稍微明智一下的话也应该对刘晓波象对魏京生那样保外就医。它就是表明一下自己的政治立场。”

华裔作家董鼎山表示,他同意刘晓波的政治观点,也同情他的遭遇:

“我对他是完全同意。他发表的《零八宪章》,(如果)我在国内的话我会签名的,我对他完全支持,他的诺贝尔和平奖是应该得的。我对他的处境觉得心里非常难过,他坐在牢里头,当然对他同情的。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我只晓得他写过文章,写过东西的,我也没有特别看过。我对他的思想是在后来看到大事情发生了以后对他很佩服的。他拿和平奖不是因为他的文学好的关系,就是因为政治上的关系,他们才给他和平奖的。”

记者:“他文学上也很好的。”

董鼎山:“文学上很好,我想在文学上就不会有诺贝尔奖的资格了,在世界上比他写得多的人、写得好的人多得很。不过在政治方面,因为特殊的情况,尤其是现在一般世界上对中国人权问题是非常注重的。”

据报道,收集了刘晓波部分诗歌和评论的题为《没有敌人,没有仇恨》一书将在明年一月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