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11月16号在广州闭幕。本次年会的主题是中国人的国际新形象。中国道德缺失,官员公款出国考察导致国家形象越来越差等引发热议。

2011-11-18

中国的“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广州2011”由察哈尔学会和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联合主办,并得到了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的支持。

本届“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除设立“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这一主题之外,“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以及“中国:国民形象与国家形象”等相关专题也被列入议程。

广州的《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赵启正指出,近日引起社会舆论震动的“小悦悦事件”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而年会讨论的国民素质等议题,其目的就是为了认识民族自身的优势和不足。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胡伟在会议发言中说,中国人的价值观缺少基本判断,与外界格格不入,因此崛起才给人感觉是一种威胁。

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盟研究部主任崔洪建则认为,中国的贪腐官员对中国人的形象减分最大。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部副总监何亮亮就此表示:“我注意到察哈尔论坛,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首先就是国家软实力的建立,不是由政府主导砸钱就能做到的,而中国现在恰恰是这样做的。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建立了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在文化在宣传这个领域它的主导思想是没有变化的。它是由中宣部主导,它永远把社会上的文化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叫做内宣,一个叫做外宣。内宣是对人民的,外宣是对外的。而没有想到文化的软实力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发展的时候它内在产生的。对于中国国家形象的提升不是说你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建立一个广告,它就能够让外国了解中国,肯定不是这样的。”

何亮亮认为,中国政府主导自身宣传的后果,必然会与人民和国家的真实形象发生断裂。

“中国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官场,而且这个官场是在一个专制体制下,他们会试图用这些东西来做所谓的对外宣传,但是它所反映的只不过是官场想要让人家知道的这个东西。它跟人民是是两回事。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首先是由中国自己构成的。如果说小悦悦事件因为它涉及的层次没有政治性,官方也允许媒体去声讨这个事件,但是像艾未未事件、像刘晓波事件、像陈光诚事件在中国媒体上完全是进入寒蝉的。而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事件在国际媒体上的传播本身它是伤害了中国的形象。”

报道还说,与会的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也在发言中指出,美国纽约时报广场反复播出的中国形象片,虽是官方苦心营造,但宣传片中却忽视了最普通中国人的形象。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胡伟认为,所有公共传播、公共外交和形象塑造,目的都是要得到公众的接受,但在不注意受众感受和价值观的状况下,展示的越多可能反而会引起越多的反感。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本台记者的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国际形象的真正内涵与民族精神中的价值观密不可分。

“中国的国际形象最重要的因素不在于你是富了还是穷了,最根本的在于中国人的精神跟全球的精神价值观是不是相吻合?全球都认同终极价值是博爱、是真善美。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中国精神不存在或者中国现在奉行的精神跟全球的精神的磁场相互是格格不入,甚至是去对抗的话,那么中国的形象无论怎么样打造它都是没办法获得其他国家人民发自内心的热爱的。”

夏明教授指出,转型中的中国社会仍受到唯物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实用主义及无神论等的影响,这些都实际阻碍了中国社会价值观的提升。

何亮亮认为,中国专制性的政治权力模式更直接导致了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缺失。

“什么是中国人应该有的一种价值观念?官方的基本价值观念只有一个就是保住权力,怎么可能把这个权力为核心、官场为它的载体的这样一套系统能够用西方人能够熟悉和了解能够接受的一种所谓中国形象呢?这点中国现在它是做不到的。虽然它说权为民所赋,但是人民什么时候把权力交给你们的?他们只是说我就代表你,但是实际上他们代表的只是自己的利益。而这样的价值观念不是老百姓的价值观念。权力不是老百姓的。这是一个根本的矛盾。”

报道说,星期三闭幕的中国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发表了《察哈尔公共外交2011共识》,强调中国人的国际形象是中国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要切实遵守一般国际规律并要重视反省自身。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