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和平奖”又突然出现,宣布俄罗斯总理普京是第二届得奖人。普京得“和平奖”真是骇人听闻的笑话,普京得个“专制奖”或“屠夫奖”,才名副其实。因为普京掌权后,管制新闻、暗杀记者,压制、迫害反对他的人,制造车臣战争、大肆屠戮,而且还要第二次再做总统,将政权视为私家玩物,俄罗斯得来不易的民主前程被普京扭向了专制独裁的轨道。

2011-11-28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与和平毫不搭界的权势熏心的人物,对给予他的“孔子和平奖”不致一词,那意思所包含的鄙夷不屑就是,不存在“孔子和平奖”这么个玩意儿。普京领导的执政党网站则直斥“孔子和平奖”一钱不值,大骂一些不知名的小奖项死皮赖脸、想尽办法粘上普京。连普京这样臭名昭著的人物对“孔子和平奖”也嗤之以鼻,“孔子和平奖”实在是逆风也臭气万里。

“孔子和平奖”第一届所给之人也是尴尬人物——原台湾副总统、现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连战在与李登辉、陈水扁等一方大老的缠斗中败北,未能实现登上权势顶峰——总统的政治愿望,应该说连战政治手段不如李登辉、陈水扁肮脏,政治业绩也没有什么可炫耀内容,人气又大不如没有尊老之意、一心要当总统的马英九,是他始终距总统宝座一步之遥的原因。

本来连战的仕途不顺,颇令人感慨。但连战将目光转向大陆中共,以国民党首航中共为自己业绩,就令人难以恭维了。说历史,中共是抢夺国民党天下的势头;说现实,中共是当今世界反民主的元凶巨恶、罪魁祸首,以搭上中共为自己政治业绩,那是不知“民主”为何物了。

当然,在反民主的中共那里,是另一番解读。所以将“孔子和平奖”给予连战,还算符合中共的反普世价值观的逻辑。然而连战对“孔子和平奖”也是一声不吭,连战的办公室则说不知道这个奖,也没有联系。可见,不论是失势者还是臭名昭著者,都认为此奖不是个玩意儿,比自己还臭。

中共的基因虽然专门嗜好丑恶,但是中共也知道这个“孔子和平奖”不仅奇臭,而且还无利可图、伤害颜面。这从不久前中共昭告天下取缔此奖,同时取缔挂在文化部之下的主办组织,便可以知道中共也难忍其臭、忍痛割爱了。

但是,如此风风雨雨、昭告天下的决定,为什么不过一、两个月,又重新上演?连明知丢人现眼、恶臭四溢,也不管不顾了?中共朝令夕改、没有稳定和持续,虽然是一贯的,不过都有内部的争斗,或引蛇出洞的险恶用心。中共在“孔子和平奖”上自扇耳光,虽然也是权力博弈、各方较量导致,但显露出来的一些迹象对研究中共的真实现状很重要,这是“孔子和平奖”僵尸还魂最有意思之处。

显露出来的重要的第一点是中共体制内的权力处于失控,中共已经没有权威,控制不了局面。因权力、因意识、因恩怨而争斗的现象,从隐秘而无可奈何地浮上表面,早已经是狼烟四起、遍地烟尘了。例如中共大老们各说各话,彼此攻讦,相互拆台;中共宣传部长和控制下的喉舌公然训斥温家宝;最近央视和中共《邮电报》相互揭发、叫骂等等,中共最主要的统治手段——宣传喉舌,已经各行其是。

不过“孔子和平奖”居然能够僵尸还魂,其指标性的意义还是不容小觑的。因为搞“孔子和平奖”的不是中共有实力的人物或团伙,充其量不过是几个意图邀功请赏的中共帮闲者。而中共取缔“孔子和平奖”是做给全世界看的。居然能够迫使中共将吐出去的秽污、硬生生又吃下去,可见中共权力的失威和失控的严重程度。

第二点是中共为了维护对民众的暴虐统治,越来越依赖大陆的黑社会和流氓文痞。所谓“孔子和平奖”不过是几个为中共帮闲的流氓文痞,如该奖的评委孔庆东之流的令人鄙夷的人物,在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共监狱中的刘晓波后,视为一个帮主子分忧、向中共邀功请赏的机会、而搞出来的一个妄图对抗诺贝尔奖的丑剧。但是此奖的立意到活动太丑恶,只得到嗤笑,实际效果和难堪尴尬,连中共也难以忍受。一声迎头棒喝、取缔该奖和主办组织。

孔庆东之流拍马屁,却挨了马蹄,怨愤不满,并四处活动、申诉,是必然的。但是能够迫使中共高层自伤颜面和权威,收回成命,依然让他们上演丑剧,接受全世界嗤笑,这是难得一见的。中共高层明知丑恶也让上演,是因为上演只伤面子、不伤实质。如果硬是杀掉孔庆东之流的丑恶演出,不仅将伤害这些为中共干脏活者的积极性,甚至可能招致他们另演一出有伤中共的丑剧,这是目前中共不敢承受也承受不起的。一个凶暴的集团在其兴盛时期,凶焰四射、恐怖氛围笼罩着权势所及的每个角落;一旦只能演出流氓黑社会等小角色的丑剧、闹剧,那就是离落幕不远的尾声演出了。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