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刘晓波文集》的出版,瑞典电视台全程录像转播有关中国人权、经济发展以及与西方国家及企业投资关系的讨论会。流亡美国的诗人贝岭作为主讲人应邀出席。

2011-12-02

本周,围绕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的文集在瑞典的出版,出版社和媒体在瑞典举行了一系列的活动,中心活动是一个大型的讨论会。流亡美国的诗人贝岭是欧洲第一本刘晓波传——德文本的作者,应邀特别到瑞典出席了这些活动,并且在这个讨论会中担任主讲。关于这个讨论会,记者采访了贝岭先生。

贝岭对记者介绍说,“这个研讨会实际上是由瑞典国家电视台做的一个专题录像节目。整个是在电视摄影棚中做的,底下坐满了听众,非常隆重,之后要全部播出。主持人是现在这个出版社的老板斯特万德。与谈人有一位瑞典的银行家,他在中国很多年,他写了一本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能撑多久的专书。另外一位是绿党的前议会党团主席,一位是瑞典电视台在北京驻过五年的前特派员。”

关于讨论会的内容安排,贝岭介绍说,“我是做主题发言,发言后再由三位与谈人对谈讨论目前中国目前的人权镇压和中国的经济起飞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瑞典的大企业能不能继续在中国投资。

这次的活动因为同时也是刘晓波的这本文集新书的发表,所以也通过探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跟目前瑞典的大企业在中国投资的关系,以及欧洲各个国家当他们的领导人去和中国领导人见面的时候,他们能够做些什么。“

对于他的主题发言以及讨论,贝岭介绍说,“我的主题发言,一部分是回忆我和刘晓波的二十五年左右的交往中,我对于刘晓波怎么样从一个文学批评家转变为一个政治异议人士,或者政治人物这么一个过程。主持人和三位与谈人还特别问我,刘晓波的个性有那些东西是你认为是非常非常独特并且给你印象最深的,我说,刘晓波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刘晓波本来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文学批评家,到后来他为了他在政治上的目的,成为一个政治异议份子和政治领袖、一个政治人物的时候,他要努力把他那种强烈的个性去掉,因为他需要在政治运作中,减少那种过去曾经有的那种批评家的个性。”

对于人们关心的刘晓波先生的近况,贝岭说,“我告诉人们,我没有办法告诉任何人刘晓波的近况。同时我说你们一定要要求的是,中国政府必须按照国际规范,不能让政治犯的妻子在中国没有自由,也就是在家里被软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