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二审稿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针对执法机关的证据收集方式,嫌犯被捕后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况以及追究辩护人伪证罪的程序限制作出了修改。

2011-12-26

继今年8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后,这一《草案》的二审稿于本周一被再次提交审议。官方新华社的报道说,《草案》二审稿的内容新增加了严禁执法机关以威胁、引诱、欺骗等方法收集证据,严格限定在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后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况以及对追究辩护人伪证罪进行程序限制等内容,因而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表示,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之所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主要源于当前中国司法程序中,集中存在的有法不依等体制性的缺陷:

“现在法律方面我觉得两个趋势都有。一面是法律规定得非常好,但是执法部门不是严格地执法;另外一方面法律其实并不好,包括今年的刑事诉讼法的草案不少方面其实是有许多问题,包括监听的制度,逮捕以后不通知家属。我觉得任何能够改善犯罪嫌疑人的处境,限制国家权力的举动我都会非常的赞成。”

在北京的刑事诉讼律师莫少平表示,与《草案》一审稿试图将“强制失踪”合法化相比,二审稿的内容似乎有所进步:

“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公权力相当相当大,而且在不断膨胀的这么一个体制。比如在原来的刑事诉讼法里面如果进行监视居住的话也应该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也不允许在异地进行所谓的监视居住。特别典型的比如说像刘晓波、艾未未那个案子。但是刑诉法修改稿却要把这种东西合法化,一稿的刑诉法的修改公权力扩张的力度远远大于对公民私权的保护,现在如果二稿它如果吸收了本身一稿的很多学界和实务界的意见的话,当然我认为是一个进步,这是一个好事。”

根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二审稿的内容,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新增有关“妨碍侦查”情形消失后,应立即通知被监视居住人或被拘留人家属的规定。报道说,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还在二审稿中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式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另外,为了避免辩护人涉嫌伪证罪的任意指控,《草案》二审稿还规定了辩护人如涉嫌犯罪,应由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等。

北京大学的贺卫方教授认为,中国未来的立法标准必须以建设司法独立和保障公民权利作为方向:

“我们需要努力地去追求,不仅是法院作为一个整个的系统独立于外部权力的控制,而且每个法官都能够以法律为司法的最基本的准则,不能够允许立法去践踏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最重要的是说我们必须要努力去追求法治这样的一个基本的方向。而不是说非常矛盾的、非常冲突的一些观念。这个国家现在需要的是非常诚心诚意地去追求法治、尊重公民的自由公民的权利、尊重司法的独立。”

莫少平律师则指出,中国社会民主机制的滞后是阻碍当前司法建设的最根本瓶颈:

“中国现在在法治这个层面最主要的矛盾不是无法可依,而是无法不依、执法不严。那么如何解决?必须得建立一个司法独立的这种体制。也就是必须得走司法独立这条路,包括人大代表的选举,包括政务官员的选举,也包括法官的选任等等。真正确立司法独立的话,它确实是一个整个涉及到政治体制方方面面的一个问题。这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的一个矛盾。”

新华社的报道说,截至到今年9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共收到各界有关《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征求意见8万余条,而二审稿的增加内容则彰显立法中的“人文关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