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异见人士张林被警方传唤,不许他参与任何活动,否则会被劳教。四川异见人士左小环则被安排在危房中监视居住。对于近期各地多人被传讯,抄家,甚至被逼出国,有分析认为,官方是想为18大铲平道路,以使其在不受任何干扰下进行。

2012-01-13

安徽蚌埠警方周四上午打电话要求当地异见人士张林下午3点到派出所问话,近来因感冒引发多种疾病的张林推脱未果,下午由李文革陪同前往派出所,到了四点钟左右,张林要求回家被拒绝,警方警告他年前不要惹事,称张林已经有两次行政拘留了,再有什么事的话会对其进行劳教一年。到了下午五点多张林才被释放回家。

由于张林不方便接受采访,与他通过电话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周五对本台表示:派出所的国保警察明确要张林在这段时间,特别是年前要保持低调,不要给他们添麻烦,大家都好好过一个年吧,他最后要求不要对于王译和华春辉的事再发表任何言论,不要参与其他维权事件,主要目的应该是在国内局势急剧变化,特别是当前这种紧张情况下,当局希望他在春节期间不要有其他行动给当局增加麻烦,王译和华春辉的事我想不是主要的。

曾在清华大学读书并参加89学生运动的张林长期处于被监控状态,经常被传唤,他曾两次被判刑,两次被劳教,前后共被关押13年,张林身体损伤极大,牙病、眼疾,腰椎和颈椎受损、右腿无法弯曲、正常抵抗力消失,无钱医病,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尽管如此,张林仍坚持“无法违背良心而苟活”。

此外,四川异见人士左小环被当地三台县国保监视居住,国保已经为他找好了房子,无处安身的左小环说终于不用四处流浪了,但是,周四上午,左小环应约去看房子,面前的却是一间破烂的危房。左小环周五对本台表示:他要在那个房子里对我进行监视居住,房子是镇政府的人和公安局官员安排的,这个危房随时可能要倒,到危房去居住,倒下死掉就是自然死亡了嘛,他们也不承担责任。

而近来各地异见人士和民主人士被国保传讯,抄家事件不断发生,如本台曾经报道的北京异见人士胡佳,杭州吕耿松,邹巍,巍桢凌,陈树庆等。

深圳时事评论员朱健国周五对此表示,我觉得最近有些控制在进一步加紧,特别是元旦之后胡锦涛抵制西化的讲话重点把它传播之后,现在各地的形势都在收紧,从前天余杰离开中国,也可以看出这是当局有计划的一个部署,像余杰这种知名度很高的他们也不想再按刘晓波的方式,那么就采取逼出国外去,然后对国内其他的知名度影响力小一点的,他们就会采取直接的措施了,那就是传唤的传唤,关押的关押。好像前几天中央好像政法委有一个讲话,就是要为18大清场,要确保18大在没有噪音下进行,要确保18大的安静,一个声音,要18大毫无悬念,毫无意外,毫无干扰的进行下去。只要参与那些群体行动的,那可是毫不留情,所以形势可说是三十年来,北京民主墙事件之后最严峻的时候了。

朱健国还表示,为了为18大铺路,当局还在媒体舆论上逐步收紧。他说:不仅仅是反映在对敏感人物的驱逐,关押,传唤这方面,而且还体现在媒体这方面,比较明显的像在香港的凤凰台一个很有影响的思想文化节目叫世纪大讲堂,新年以后这个节目就消失了。昨天晚上我看凤凰台的梁文道他找了很巧妙的理由,说是要纪念高华,但是他举出了高华一部不是最重要的作品拿来论述,而不敢直接举出他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凤凰台在香港是一个独立的媒体,但现在也都受到这样的监控,可见国内的媒体了。今天我看南方周末头版头条是关于安徽一个县的吃喝风的问题,他满可以找各地比那典型得多的,但他找了安徽一个县城的,像南方周末这种原来的异地监督,现在异地监督的保留点就是下放到县级和乡镇级了,原来可以对省市级进行监督的,现在已经不成了,所以新年以来政治形势,思想文化的控制形势比经济的形势更加恶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