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8日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尊重和保障人权”明确写入了修正案草案。草案虽然有限制秘密拘捕的条例,但同时又规定24小时通知家属的规定不适用于危害国家安全罪。

2012-03-08

新华社报道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8日在作草案说明时说,修改刑事诉讼法是进一步加强惩罚犯罪和保护人民的需要;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是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需要。刑事诉讼法是规范刑事诉讼活动的基本法律。中国现行刑事诉讼法于1979年制定,1996年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进行了修正。成都的律师李双德说,

新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草案,并作为草案的第一条。但实际上这一口号只是一个遮羞布,有名无实,例如,刑事诉讼法草案二审稿虽然对警察的权力进行了一定限制,但仍允许他们秘密拘捕嫌疑人。秘密拘捕对象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嫌疑人,理由是通知可能有碍侦查。李双德说,

“这也是中国人悲哀,是民主法治的倒退。所以说他们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共产党的执政第一位。危害国家安全从实质上来讲就是危害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

北京的律师唐吉田说,刑事诉讼法草案二审稿规定有关拘捕嫌疑人24小时通知家属的规定不适用于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一规定可能被用于打击异见人士,

“刑诉法修政案因为现在的正式文本提交会议的我们无法看到。但是从媒体披露的一些信息来看呢,应该说在技术层面上比过去是有一些改善。至少在文字措词上还是有一些进步。我不否认。但是您刚才提到关于通知的问题,实际上是没有认真听取公众的意见,因为在前几次向社会发布征求意见的过程当中,已经有很多人提到了向家属通知的问题。”

唐吉田律师说,根据中国现行刑诉法规定,拘留、逮捕嫌疑人后,除有碍侦查或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应当把拘留、逮捕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24小时以内通知家属。不过,“有碍侦查”情形的界限比较模糊。因此,“不通知”家属的情形一直备受关注。

“过去在社会当中经常出现不给理由,也不知道羁押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原因羁押?亲朋好友对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反映比较多。现在实际上做了某种程度上的调整,但是又留了这样一个口子。特别是所谓危害国家安全,在中国大陆可以说目前就是一个口袋罪。可以把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也归结到这里。”

唐吉田律师说,维权律师高智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等都曾遭遇“被失踪”,他们的家人长期不知道他们被关在何处。而根据新的草案,警察仍可以利用“危害国家安全罪”来秘密拘捕异议人士,

“这实际上给警察公职人员非常大的空间。公权力乱作为的方便之门在这里就打开了。所以说这不仅跟中国大陆立法的宗旨相违背,也和国际上通行的原则,特别是联合国的一些人权公约是相冲突的。这样的草案如果不能得到修改,还是按照现在的表述通过的话,给本来就艰难前进当中的中国人权又增添了可怕的前景。”

接受采访的两位律师都表示,这次修正案草案缩小了拘留后因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范围。但拘留逮捕程序条款仍然允许警察秘密拘捕嫌疑犯常达数月,不需要通知家人。这样修改的结果是把警察越来越多地用于压制政治异见人士的手段合法化,可能导致更多和更严重的所谓“被失踪”现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