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四月十六号将举行书展的主宾国是中国。正在德国访问的流亡作家贝岭就此致信英国书展举办方,希望安排独立中国作家和流亡作家出席这次活动。

2012-03-21

三月十五号到十八号举行的德国莱比锡书展,推出了中国流亡诗人的文学回忆录,《离——我的中国》。回忆录的第一章记述了在二零零九年法兰克福书展上,他作为独立作家与这一年被定为主宾国的中国政府代表团的对抗。无独有偶,在莱比锡书展结束,贝岭到达柏林,他获悉,今年英国伦敦举行的书展主宾国是中国,他的回忆录的第一章居然完全一样,再次迅速地、戏剧性地重新展开。对此,二十号晚上,记者采访了贝岭先生。

贝岭先生首先对记者说,“今年的中国书展中国是主宾国。这个消息大概在去年七月马建就告诉了我。我一直以为独立笔会和马建他们会在书展上有一些独立的文化的东西。可是我昨天早上收到英国记者的电子信,他们问我知道不知道英国书展的中国主宾国的全部行程都已经安排出来。我说不知道,然后他们立刻送了给我。他们问我,这次活动没有邀请你是这么回事?”

关于他所了解到的这次书展,贝岭先生介绍说,“整个的活动仍然是由中国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协主导。合作的对象跟法兰克福书展一模一样。我凭法兰克福书展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个活动中彻底地没有任何中国独立的文化和文学的声音。包括了重要的中国的独立作家和异议作家,流亡作家都没有。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就立即告诉英国的记者,说我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英国书展竟然完全没有吸取法兰克福书展的教训。然后我就写了一封信给英国书展的主办方。”

关于这封信的内容,贝岭先生说,“在信中,我问他们,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活动中没有中国文学的独立的声音?也问他们为什么仍然要与中国新闻出版署合作?就是说跟中国作家协会合作在官方的活动上是可以想象的。但是我不能够想象他们是和中国新闻出版署。中国新闻出版署本身是一个专门负责审查书籍,禁止书籍的机构。他们和这样一个机构合作恰恰证明了他们完全缺乏判断力的。

在这封信中,我最后的建议就是,希望英国书展能够在已经有的中国官方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副主席莫言等这些作家的活动中,也能够有不同的独立的作家。我给他们举了例子,在英国本地就有作家杨炼和马建,离英国只有四个小时路程的法国巴黎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这些声音都是在中国官方文学之外的最重要的文学的声音。另外还有就是你们不能够视而不见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现在正在在监狱里,而这个人就是中国独立笔会前会长刘晓波。“

为此,贝岭先生对书展主办方提出希望,“我说,在你们所有的计划中没有探讨任何关于审查制度的,也没有探讨在中国社会现在这个变化中,有哪些作品被禁止,哪些作家在黑名单上?我说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够在现有的计划中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允许有不同的独立作家,流亡作家参加。”

据记者了解,二十号德国时间早上七点贝岭发出了这封信,英国媒体了解到贝岭的信后,驻柏林的BBC电台英文部和《卫报》的记者当天采访了贝岭,并且在二十号晚间公开报道了这个消息。与此同时,贝岭的信在德国的作家圈中也开始迅速传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