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文化界翻译出版刘晓波、高行健、北岛等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俄评论界关注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目前处境,但俄官方对此问题态度仍同中共保持一致。

2012-04-03

3r
图片:(从左到右)高行健、刘晓波、北岛(资料图片)

有关中国异议人士的消息一直在俄罗斯被关注,尤其在文化界和评论界,其关注程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一些普通中国人。

比如,目前仍然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旅居法国的华裔作家高行健和曾多年流亡国外的诗人北岛等人的作品均已被俄文化界翻译并出版,并引起广泛兴趣。

对此现象,一些俄罗斯文化界人士解释说,俄罗斯人都是经过前苏共专制制度的过来人,所以会对这些知名中国异议人士的作品会感兴趣,因为都能很清楚的理解他们的处境和要表达的思想。看他们的这些作品,你会感慨共产专制制度下没有新鲜事儿,中共正在沿着前苏共产生灭亡的足迹走。

“莫斯科回声电台”总编维涅季克托夫日前对此问题评论说:看包括刘晓波在内的中国异议人士的处境,你会感到,这一切早已在苏共时期发生过。

他说:“包括刘晓波被判监禁,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被中共禁止领奖,中共抗议瑞典方面,这些都几乎就是苏联异议人士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等人遭遇的完全翻版,当年克格勃也是禁止领奖,并对瑞典方面抗议,禁止给瑞典方面有关人士发放签证等等。这一切早已发生过了,又再次发生着。”

据该电台近日对外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令工作人员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在莫斯科街头上,绝大多数过路俄罗斯人均能够认出工作人员出示的照片上是刘晓波,一些人即使叫不出名字,也均知道照片上是一位正在受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

与此同时,俄评论界也承认,除了翻译出版中国异议人士作品,对他们表示道义上的支持之外,在具体改变中国异议人士处境方面,他们所能做的很少,中国社会的变革仍然需要靠中国大多数民众的觉醒。

此外,俄社会也对于克林姆林宫在对待中国异议人士问题上仍一直支持中共表示不满。

俄著名评论家弗拉基米尔·多利兹近日对此评论说,最突出的一个例子就是当时俄罗斯居然同古巴、摩洛哥等国为伍,同中共一起拒绝出席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实在令人汗颜。

他表示:“如果说中共是为了维持专制统治,百般抗议还算是自然反应,那么俄官方的做法就实在让人无法理喻,即使是为了换取中共在经贸合作方面的让步也解释不通,因为中共最大的贸易伙伴恰恰是关注其人权问题的美国和欧盟,这令官方一直宣称跪着的俄罗斯已经重新站起来的说法变得苍白无力。”

有评论称,因为造成前苏联和今天中国异议人士处境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制度,所以,俄社会关注和支持中国异议人士也是一种对至今仍未清算苏联共产党罪行的俄官方是否会走回头路赶到担心和警惕的自然反应。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周人俄罗斯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