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王丹等人4月6日发出公开信,呼吁中国当局顺应历史潮流,以各种方式允许他们回国的同一天,竟然也是89学生运动的导师方励之教授在美国流亡22年后,在他的寓所猝逝的日子。方教授以此最后提醒中共当局,六四平反与让流亡人士回国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2012-04-10

这个问题的敏感,也在于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必须向国内民众与世人表白,他们与薄熙来不是利益之争,而是涉及改革还是复辟的大是大非问题,尤其要说服自己的民众,“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不可行;然而在“维持现状”也行不通时,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

然而中共的政治改革,从1980年代初期到现在,都无法取得真正的进展,六四后还出现严重的倒退,例如党政分家、权力制衡都被否定了,对言论的箝制也加强了。现在再空谈改革,已经争取不到民心,非得拿出实际行动出来,才能取信于民,表明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的主张比薄熙来更符合民心。也是在这个情况下,出现网禁松动的情况,尤其是人们最关心的六四网禁。

然而网禁的解封出现犬牙交错的形势,时开时关,让民众无法相信当局的诚意,甚至怀疑是不是“引蛇出洞”。因此薄熙来所作出的讨好民众的一些骗局还有一定市场,因为没有真正的改革可以比较。

因此人们就要探讨网禁的松动怎么会时起时伏,这种情况,应该有以下几个可能:第一,当局只是讨好民众的短线行为,所以不可能持久的开放网禁;第二,中共两个司令部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会有反覆;第三,当局决心开放,但是心有恐惧,所以先进行试探,开开关关,以便社会慢慢适应,避免冲得太快带来震汤。然而方励之教授的逝世,可能迫使中共当局加快做出到底要不要改革的抉择。

对一个专制国家来说,一位重要政治人物之死,可能会带来重大的冲击导致社会变革。从中国的现代史来看,1976年1月周恩来的死亡,带来“四五”天安门事件。毛泽东9月的死亡,又带来10月政变逮捕“四人帮”,宣告文革的结束与改革开放的到来。1989年4月胡耀邦病逝,带来八九学生运动而出现六四大屠杀,从而出现中国政治上的倒退。

也许,方励之的地位没有上述几个重要,尤其是后期影响力也下降一些,但是对目前敏感时期的中国社会与党内斗争,也会带来一定冲击与影响,所以再次出现网禁,就是表明当局内心的不安。但是如果当局真有改革的意图而不是玩假的,就应该正视问题,放开讨论,听取民意,根据民众的要求,走一条正确的道路,而不是再度像八九年那样,对民意进行流血镇压。政治上的严重倒退带来官僚的严重贪污腐化与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导致社会动汤不安,“维稳”是越维越不稳,哪怕花上天文数字的经费,还出现薄熙来这样的野心家。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4月9日发表的社评,竟批判方励之“挟洋自重”,从事对抗活动,最后“一事无成,渐被中国社会遗忘”。

是“一事无成”吗?当然不是,方励之在他的天体物理学专业领域里有相当的成就,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否则怎么可能担任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天体物理学教授到逝世为止?而且方教授也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时发表评论与看法。2010年他还到奥斯陆,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的大会。至于“被人遗忘”也不是事实,是中共害怕民众知道他而长期将他的名字作为敏感名词封杀,为此在他逝世后,网友也只能用“方校长”等来避开网路检查。

《环球时报》发表这样的社评,也许是某些人继续维持高压统治的做法,不过也得感谢《环球时报》用批判的方式让“方励之”这三个字在中国重见天日。

方励之教授以自己的性命对中国的专制社会做一次最后的冲刺;也希望中共领导人不要辜负方教授的遗志,珍视这个危机就是转机的时刻,让中国走出黑暗的怪圈,创造出新的历史。

RFA